爱不释手的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起點-第四百三十四章 決心熱推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噗!”
“piu!”
“咚!!!”
“好球!”
“打者出局!”
“三出局,换场!”
“虽然在甲子园就知道这个投手很厉害了,但是亲眼看到之后,简直就是犯规啊!
这样居然也只是一年级啊!
而且这个队伍真正的怪物还在板凳席里面呢!”对方的教练在第四局下半,降谷再次连续三振三人后,发出了由衷的感叹。
而第四局的攻击,得分也停止在了御幸的本垒打上。
四分的领先,让降谷的投球更加自如。
压制力满分。
“乒!”
“适时安打!”
“两打席两安打,东条那个混蛋!”
“干得漂亮啊!”
“……!”关和麻生前辈一脸冷汗的对视一眼。
“呐!”
“呐你个头啊!”
两人再现了经典对话。
“哈哈!难道你传给他什么神奇的力量了吗?”御幸笑着说道。
仙道转头看向一旁,没有搭理他。
随后对手更换了投手,青道打线才安静了下来。
毕竟安排到这个时期的对手。虽然称不上是顶级豪强,但是也绝对称不上弱。
双方就这么打到了第六局,双方都没有得分。
“降谷!接下来的第六局下半你去守左外野!”
“啊!”降谷被打击的将手里的水壶都扔了。
“泽村,下半局你去投!”
“嗨!”
“泽村!今天的主题是什么?”在泽村刚刚答应,在旁边穿戴防具的御幸问道。
“唉?主题?
主题是「自由!」”
“你原本控球力就不好,所以我对你的配球也不会有太多的要求。
但是最近你,偏高好打的球路有些多。
因为你的姿势比较独特,所以在练习比赛中,面对不熟悉你的对手才行得通。
这样下去的话,对那家伙可是不管用的哦!
而且别忘了甲子园决赛时,你可是投的很挣扎啊!”御幸严肃的说道。
他认为,最近需要给泽村一些压力了。
想到轟雷市,泽村的冷汗流了出来。
再加上决赛时一个出局数都那么困难,泽村满脸的不甘心。
看到泽村不甘心的表情,御幸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没问题!今天的表现很好!”与此同时,仙道单手扶着降谷的肩膀说道。
“那为什么不让我投完?”
“之前六局就累趴下的是谁啊?
趁现在没趴下好好守备吧!”
降谷低着头没有说话。
“总而言之,你现在就谨慎的看着我的手套,小心的投过来吧!
结果虽然重要,但现在也是需要追求内容的时候。”走出板凳席的时候,御幸对着泽村说道。
“嗨!”
“主题就是挑战自由!”果然好好的话,到了泽村嘴里就变味儿了。
“啊?什么?”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泽村赶快道歉。
“守备的大家!
我会让他不停地打出去的,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呦西啊!”
“今天的声音也很洪亮哦!”
“请多指教!”泽村恭敬的给身后的守备鞠躬。
“别保送他就行了!”看着鞠躬的泽村,仓持说道。
……
“就是因为是他们,实力不差,所以我才担心。”太田部长现在还忧心忡忡的。
“他们也想知道,自己的实力到底如何?”片冈教练看着场内的选手们,说道。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要和我们递交申请,但是这些孩子早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和决心了。”礼酱紧跟着说道。
“不要担心啦!太田部长!
那些家伙的精神都是铁做的,什么事情都能承受住的。
所以这场练习比赛只会对我们有好处。”
“仙道!……唉!好吧!
我也只能选择相信那些孩子了!”
泽村上场之后,比赛只剩下了四局。
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攻势,由于对手再次换了投手,加上运气不太好,青道这边并没有得分。
完美犯罪档案
千叶尚大那边却打中了泽村出现的偏高的球路,虽然没打好,但是还是勉强上垒。
打线虽然无法连贯,球往哪飞也要看运气,但最终从泽村手中拿到了一分。
最终的比分也定格在了五比一。
今天的两场练习比赛也彻底结束了。
千叶那边要赶着电车回去,所以简单的收拾一下就离开了。
青道这边,片冈教练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要求解散。
他非常清楚选手们会自己总结,不需要他在这方面操心太多。
就算需要操心,也是技术细节有关,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不然也不需要请落合教练来了。
……
“乒!”
“咚!”
“又进去了!!!
连续两打席本垒打!!!”
“打出去的球真的好快啊!”
“这家伙一年级啊!
没想到除了那个仙道彰以外,还有这样的打者啊!”
药师高中同样在自家球场进行着练习比赛。
和青道的练习比赛临近,轟雷市的状态也特别爆炸。
“雷市!有好好的踩垒包了吗?
不要让我每一次都提醒啊!”轟雷藏发现自家的傻儿子跑到三垒时,又忘记踩垒包了。
听到声音的雷市一愣神,赶快回去踩了一下垒包再继续跑。
还好是个本垒打,如果是普通长打个咋整。
“要怎样做才能忘记踩垒包啊!”三岛无语道。
“之前就因为这样浪费了一支本垒打啊!”旁边的秋叶说道。
“我和仙道桑说的时候,他都是不敢相信啊!”
“仙道桑?
你都和他聊什么了?不会把情报都泄露出去了吧?”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雷市那个笨蛋,只是分享一些有趣的事而已。”
“是吗?”
“降谷!泽村!川上!还有……丹波?
对了,还有仙道!
我要把你们的球全都打出去!!!”没想到只过了不到半个月,雷市就把丹波的名字忘掉了。
“丹波已经不在那里了哦!
仙道也受伤了!
而且仙道那家伙可不喜欢当投手!
虽然如果喜欢的话才叫麻烦。”轟雷藏喊道。
“没想到他们真的会接受比赛邀请啊!
而且那个怪物打者不在,夏天的那笔债,这不就是让他们十倍偿还的最好机会啊!”
“监督!你的笑脸太坏了哦!”真田笑着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