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大明第一帥-第1165章 戰死相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激励之后,联军还有妙招,眼看明军的临界点到了,戈洛文再度挥手,又派出一支队伍进入战场喊话。
“对面明国的军士们,你们打得很好,我们敬佩你们是条汉子,但你们已经败了,也尽力了,放下武器投降吧!现在投降,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联军统帅戈洛文元帅向你们承诺,战后不杀你们,不让你们当奴隶,还给你们医治,给你们肉吃!”
“明军的弟兄们,不要死心眼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出城投降,好吃好喝的等着你们,大家敌人变兄弟,共享富贵……”
这次的主意是汉奸吴六奇想出的,也是他亲自撰稿,句句利用明军的心里弱点。
然而他低估了御林军的战斗意志,受到巨大的伤亡,他们并没有丝毫影响到士气。
绥定城上,听到通译官汇报的李护恨恨的盯着城外,咬牙喝道:“狙击兵,打掉那几个舌头!”
“是!”
“明军的弟兄们…….”
树梢上,握着大喇叭喊话的联军士兵,刚扯着嗓子打算再复读一遍台词,还没得来及拔高声调,就被子弹击中,脑浆和鲜血,染红了树梢。
周围的喊话员接二连三的被射杀,后面的人再也不敢轻易冒头,一个个蜷缩在树梢上,或者躲在战场中,躲避着明军神射手要命的子弹。
然受到激励的联军士兵们前仆后继,踩着同伴的尸体,嚎叫着向绥定城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终于突破了南门。
哈巴罗夫见状,欣喜若狂地拔出了指挥刀,高喝道:“冲锋!”
联军的正面进攻遭到明军无情痛击,而他们除了强攻,还是强攻!将近两千多人死在了这充满希望的进攻中。
城墙上,李护满身鲜血,他被敌军的炮弹弹片擦中了,鲜血不停的涌出,染红了蟒袍。
李护是李廷表的长子,二十岁便追随朱慈烺,凭着一手快刀充当贴身护卫,多次斩杀近身御驾的刺客。
近三十年过去了,他护驾从未出错,未让一名刺客近身朱慈烺五米之内,今日,他誓死守卫天子!
一名明军赞画冒着枪林弹雨跑了过来,急切道:“将军,南门堵不住了!敌人太多……”
攻妻99式,总裁大叔回家爱
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发子弹击中了赞画的脑袋,赞画一头栽倒在地,脑浆喷了李护一脸。
而此时,联军的前锋已经冲入城中,李护顾不得擦掉脸上的脑浆,提着佩刀冲下城墙,向城门狂奔而去。
周围的御林军立即明白了将军的意图,城门丢失,城墙的抵抗将毫无意义,封住城门,才是唯一的选择!
五百多名御林军跟着李护冲向了南门。
城门口,联军的尸体堆积如山,早已有一队御林冲到南门,与密密麻麻的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
双方都在以尸体为掩体,相互攻杀,短兵相接,联军装备的劣势立时显现出来了。
御林军配备着清一色的后膛枪,而联军的装备,基本都是前装的燧发枪。
其中,联军统帅戈洛文指挥训练有素的俄军精锐,能用燧发枪达到每分钟五发的射速。
即便如此,与御林军后膛枪的射速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御林军的火力占据明显优势,城门处,穿着各色军服的联军尸体,比红色军服的御林军尸体,要多数四五倍来!
李护看到了希望,只要牢牢守住城门,敌军就不可能踏入绥定城。
然而,还没等他松口气,城门处响起了一片爆炸声,周围的御林军人仰马翻。
从城门口,飞过来无数杂乱无章的黑色物体,在空中划出凌乱的弧线,落在御林军群中,发出阵阵轰鸣声。
仙武都市 半醉游子
李护脸色一抽,已然判断出了此物,那是手榴弹!
早在三十年前,手榴弹就出现在大明的战场上,一度是天武军攻城拔寨的利器。
但是,随着明军以火器驰骋天下,世界火器制造技术的突飞猛进,各国纷纷制造装备了手榴弹。
榴弹的投掷功能,使其几乎没有攻击死角,联军密密麻麻的手榴弹落在了城门里,产生了比炮火更为密集的轰炸,顽强的御林军瞬间被炸开一片。
明军后勤被切,几乎处于粮尽弹绝的地步,手榴弹早在长达一个月的守城中用完了。
一枚手榴弹落在李护身边,冒着青烟,他的亲兵奋力扑在了他的身上,爆炸声中,亲兵首身分离
李护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却见尸体遍地的城门处,冒出来一个个满脸浓郁胡须的罗刹鬼,他们有的握枪,有的挺着长枪,冲了过来。
李护紧了紧手中的佩刀,跨过几具尸体,一刀劈倒了一个迎面冲上来的俄军士兵,接着又毫无花哨的连续毙掉两个联军士兵。
联军如潮水般的涌进了城门,城中的御林军及残存的明军,来不及上子弹,端着刺刀迎向了敌军。
李护浑身是血,一声不吭的冲在前面,拼命砍杀,一路过去,面前的敌人一个个倒下,他们死都不知道这位明将,究竟是如何出刀的!
李护身上同样出现了多道口子,加之之前伤痕屡屡,已然快坚持不住了。
一群高大的联军士兵看着这位浴血明将,立时心生寒意,忍不住纷纷后撤几步,唯恐这家伙暴起。
一名壮硕的俄军士兵不服,呐喊者冲杀过来,他块头极大,声音中夹杂着愤怒与自信。
然而,下一刻,他挥舞着武器的右臂,已然与身躯脱离。
李护卸去其一只手臂,本应该要补上一刀,请他喝孟婆汤,忽然一道清脆的枪声响起。
李护看去,却见自己的胸前被铅弹贯穿,远处一个穿着俄军军服的将官手中还握着手铳,沧桑的脸上满是狰狞。
李护踉跄后退,口中血块大量涌出,铅弹将他的内脏搅得一团糟。
自觉活不了了,他看着手中这把御赐的佩刀,猛然回旋一刀,自刎而死。
天武二十年八月初四,大明翊卫伯、御前将军李护,战死绥定城,城破……
前锋主将哈巴罗夫欣喜若狂,绥定城终于被攻破了!
大 priest
一个月来,联军不知换了多少个前锋主将,却没有一个人攻破惠远城和绥定城的。
然而,他哈巴罗夫却做到了!
“如此迅猛的攻击,怕是连元帅戈洛文也做不到吧!”哈巴罗夫心中自得。
这场战斗的规模虽然不大,但绝对是一场可以载入史册的经典战例!
因为,绥定城的被破,意味着有明国皇帝坐镇的惠远城,将会成为囊中之物!
联军很快就要赢得这场战争了!
明国天武皇帝的下场,将比查理一世更加悲惨,他将作为一名罪人,出现在欧罗巴的历史教科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