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kfm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盛唐陌刀王 ptt-第七百八十五章 晚景淒涼閲讀-fa11z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三月底的一个下午,颤巍巍的老皇帝正端坐在花萼楼的大殿上,手托下巴颏侧耳倾听乐师们演奏的霓裳羽衣曲。其实李亨留给他的梨园班组足够一支霓裳羽衣舞的阵容,但是没有杨玉环的霓裳羽衣舞还有灵魂吗?与其那样,他宁可盯着空荡荡的大殿,从脑袋里去回想昨日美人蹁跹舞姿在眼前的情形。
他不禁垂泪而下,哽咽着问高力士:“玉环她一人在凉州的道观里面待着凄凉孤独,你可否向新皇上写一封奏疏,奏请迁移她回关中,将来能否与朕合葬在一起?”
高力士低头喃喃道:“太上皇忘了,奴婢已经写过奏疏了,只是陛下说杨家是罪臣,杨氏被牵涉,迁葬不合礼仪。”
“唉。”老皇帝又垂泪无奈地叹了口气。
……
武动之武祖再临 李狂澜
李辅国站在兴庆宫的侧门,身后站着一堆亲信兵卒,他挥手下令道:“尔等立刻进去,把太上皇和所有随从强制迁往太极宫,如有不服者,可以打骂,但不可伤出人命,如果太上皇质问,你们知道该怎么回答吗?”
众人异口同声喊道:“明白,我们是禁卫龙骧军,奉龙骧军大将军李崇云的命令!”
李辅国脸颊露出刻薄阴险的笑容:“说得对,去做吧!”
这些禁军武士们的内心很慌,他们要对付的可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钉子户,不过眼前全是一些宫女和太监,看到他们披甲进入南内,纷纷逃散躲避。
他们抵达花萼楼下时才受到一点阻力,乃是早已被卸掉兵刃的龙武军,腰间配的全是木刀,见到他们虚张声势地恐吓道:“大胆,这里是太上皇驻陛!尔等安敢佩戴利刃闯入!”
为首的小太监哼哼两声道:“兴庆宫年久失修,破败不堪需要修整,奉旨迁太上皇前往太极宫驻陛!都给我让开!”
这些伪龙骧军拔出来手中钢刀,将护卫们一步步逼到了二楼的大殿中。
李隆基正听着音乐回忆玉环歌舞,被突然间闯入的兵丁惊扰了清梦,吃惊地问道:“你们要做什么?”
高力士也出声训斥,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让这些兵卒将腰间的钢刀抽出半截。
武士们齐声说道:“兴庆宫年久失修,需要修缮,还请太上皇移驾太极宫。”
太上皇不敢想象,昔日那个唯唯诺诺看上去恭顺乖巧的太子,做了皇帝之后竟然能做得这么绝。
李隆基嗫嚅着嘴唇,用商量的语气问道:”朕看这宫殿涂漆纱帐都很完好,何必再耗费钱财,大兴土木啊。况且你们以如此武力相迫,合乎体统吗?“
高力士气得嘴唇哆嗦:”你们奉的是谁的命令!竟然如此,太上皇的御驾也敢冲撞!“
小太监把双手捅在袖子里,低头笑道:”干爷爷,我们也是奉龙骧军大将军李崇云的命令,请不要让我们为难,需要我们帮助搬运什么物件,还请干爷爷示下。“
高力士没有办法,只好搀扶着皇帝,领着宫中伺候的太监下楼。白发苍苍的陈玄礼怒气冲冲地赶来,却也只能指着这些欺负太上皇的人一口一个放肆,除此之外别无办法,如同被拔掉牙齿的老虎,没有了丝毫威力。
兴庆宫的马厩中本来还有几百匹良驹,却被李辅国找借口调去了一多半,如今只剩下几十匹老弱马匹,老人配老马,倒也非常应景。
他们一行人穿过夹城,途径大明宫时太上皇抬头看了看高大巍峨的含元殿,随即扭过头去,这个地方今后再也不属于他。
当他们进入太极宫后,李隆基本想在两仪殿或甘露殿安歇下来,谁知李辅国不知从什么地方又带来一队禁军,对李隆基的马队进行冲撞驱赶。
李辅国手执拂尘冷声道:“太极宫重地,岂容你们随便乱逛。”
太上皇吓得从马上掉了下来,站在旁边的高力士连忙上搀扶住,他愤怒地回过头来,望着李辅国。
自从回长安以来,高力士便忍气吞声,此刻再也忍受不住爆发:”你们这帮罪人!你们难道在家中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阿爷吗!太上皇再不堪,他做了四十年的太平天子!你们的皇帝心中难道没有孝道吗?此事一旦传出去!损毁的是皇帝的颜面!都道是疏不间亲,一旦皇帝念及亲,到时候你们一个个将被治罪!刘阿祥!还有赵永!李梦康!你们的父亲昔日也在宫中为侍卫,你们回去问问你们的阿爷,该不该如此对待太上皇?“
至尊傾城之妖嬈仙尊 美男我來了
獨煉蒼穹 畫繭成蝶
被叫到名字的人瑟缩着肩膀跪下来,其余武士也都放下武器,慌忙跪在了地上,口中呼喊着:”太上皇恕罪!“
李辅国哆嗦着嘴唇站在远处呆若木鸡,高力士信步从跪着的武士们中间穿过去,在他面前站定,冷哼了一声道:”还有你,李阿丑,咱就问你一句,今日你的这些举动,是奉了皇帝的圣旨吗?“
李辅国尽可能地撑起笑脸说:”干爹,维护太极宫的秩序,也是儿子的职责。“
高力士咄咄进逼:“我就问你一句!是还是不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僵住了面容,无法回答。
白发苍苍的高力士高举起手指慨然说道:“如果你是奉了旨意,那我高力士就从朱雀街上一步一叩首,向当今陛下死谏,以保太上皇的安危!如果不是!那你就是作威作福,假传旨意,惊扰上皇,罪该问斩!”
高力士口中的短句如同锤子,敲击在李辅国的胸口,使其一个哆嗦跪倒在地上,朝着李隆基的方向跪地叩首:“奴婢该死,还请太上皇恕罪!”
力士知晓李辅国如今在长安权势滔天,眼下只能吓住他,却需要见好就收。他将双手负于身后,伸手指着李隆基的马匹说道:”既然你们今日要把太上皇迁入太极宫,你亲自过去给太上皇牵马坠镫,送他老人家进宫。”
“好,好,”李辅国连忙站起来,高力士领他来到李隆基马前,力士亲手扶着太上皇上马,在他耳边低声道:“上皇,只有让这李辅国亲自给你牵马,他们才不敢对您老人家下手。”
李隆基只是唯唯诺诺地点头,任由李辅国牵着马在宫中前行,禁卫宫中的士卒们纷纷避让,才使得他安然无恙地到达了神龙殿。
李辅国等人带着兵卒撤走后,老上皇握着高力士的手感激地啼哭道:“若非今日有你,我只怕活着走不到这神龙殿了。”
高力士哎地叹了口气道:“不至于,这些贼子不过是替新皇帝出气而已,断然不敢戕害陛下,只是,你若是肯听劝留在蜀中,断然不会有今日之处境。”
“我老糊涂了呀。”
君臣二人刚准备回往殿中,门外便有小太监跑来说道:“有太尉李嗣业特来求见太上皇。”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辛夷塢
高力士想起今日派人闯进兴庆宫的,就是这李嗣业的儿子,不由得气呼呼地说道:“什么东西!不见!”
李隆基却伸手拉着他的袖子说道:“我昔日的旧臣子不多了,还是见见他吧。”
李嗣业抬步走进神龙殿前,迎面就看见高力士站在宫檐下的台阶上,怒发冲冠地瞪着他。嗣业丝毫不为所动,踏上台阶恍若无视,高力士陡然挪过来挡在他面前,唾沫乱飞地大声吼道:“别忘了昔日是谁把你提拔为三镇节度使的!谁给了你西凉郡王!谁给了你无上荣耀!谁派百官在京郊迎送!你用西域商会贿赂朝野,是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亨小儿给了你什么?他摘了你的兵权!你这个混蛋!忘恩负义!叫你儿子派人从兴庆宫赶走陛下!还跑上门来找骂!”
嗣业被骂懵了脑门,立刻用唾沫反击回去:“谁给的!这些都是我血水里杀出来的!是我自己挣的!百般武艺售与帝王家!我付出劳动汗水和鲜血,从你们皇帝手里换来官位!这是我应得的!”
九靈帝君
“你放屁!我大唐武将一抓一大把,上皇怎么偏偏看上你和安禄山两个贼子,两个混蛋贼子!”
“你骂谁贼子!你个没根的东西!”
“就骂你!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们父子欺负到上皇头上来了!你儿子派兵到兴庆宫作乱,该杀!”
“你他妈的血口喷人!我儿子再蠢,也不会干这种替人背黑锅的事情!”
他们二人在这里吵成了一锅粥,遥坐在背后的李隆基却笑得捂着肚子从床榻上滚下来,坐在地上披着长发依然在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