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u77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第二十四章 命運總是曲折離奇【第四更!】-3mrvb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更加无语的还有,前段时间下力气打击中原王,打击得附近帮派都被打光了。
现在放这小子出去试炼,还真没地方去了……
但,难道就这么放任不管?
让他在这里闲逛?
文行天对左小多还是很了解的:这家伙自己回家也不会闲着,自然会将他自己练得半死不活,但是在学校他就无所不用其极的犯贱。
尤其这小子现在随时随地都想要和自己切磋切磋,跃跃欲试的不行。
这小子要是惹得自己生了气……一时没忍住想要教训他的话……不妙!
自己可不能中了他的算计!
“差点忘了告诉你,昨天有你的一个老乡来找你。”文行天道:“你没在,他很失望的走了。”
“老乡?”左小多将信将疑:“男的女的?”
“男的,姓季;很帅的小伙子。说是和你一起一路到丰海来的。”
文行天道:“似乎很急的样子,我问他什么事他也没说,心事重重的走了。”
“姓季?”左小多顿时想了起来,难道是季惟然?
一念及此,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季惟然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
左小多点点头,道:“那还真是我的同乡,我这就过去看看。”
话音未落,已经是转身快步而去了。
文行天暗中松口气,转身道:“继续上课,刚才讲到了修为的积累与荆棘路的压制对于以后武道之路的好处,但是之前你们知道的,有所片面……所以……”
左小多一路出了校门。
左小多心下奇怪,季惟然找自己,居然都没有想过电话联系?
记得曾经跟他交换过联系方式来着。
拿出手机仔细查看了一下,的确没有属于季惟然的未接来电提示和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
不打电话直接过来找人?
若是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季惟然就读的乃是在丰海战争学院;武器研究系。
仙都传说 仙都黄龙
这还是当初自己建议他去的,而季惟然也听从了自己的建议……
满腹疑虑的左小多径自来到了战争学院,去找寻季惟然,一问究竟。
过程很顺利。
左小多亮出潜龙高武的学生证,瞬间就获得了通过许可,很顺利的来到了季惟然的宿舍。
季惟然这会正在宿舍里,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旁边是打包好的行李,看样子他是打算退学回家,不再继续上学进修了;但貌似是拿不定主意,大抵是不甘心吧!
季惟然在之前的半年多时间,从一个突发奇想,一直到现在才稍稍有了眉目,却遭到了被别人抢夺过去、据为己有,实在是太憋气。
“难道这天下间,就没有说理的地方?”季惟然长长叹息。
“说理的地方……为什么要说理的地方呢?”左小多倚在门口,嘿嘿一笑。
季惟然猛然转头,一眼看到了左小多,顿时猛的站了起来:“左大师!您来了!”
满脸通红,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
左小多微微一笑:“到底啥事儿啊,老季,你这怎么搞的,都还打包行李了?”
“我想回家了,哎。”季惟然长叹一声。
“到底什么事,说说呗。”
左小多微微一笑:“这不还有我么?要是连我都帮不上你的忙,你再回家也不迟,你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个理?”
季惟然感动道:“多谢左大师。”
随着季惟然的诉说,左小多慢慢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因由。
自从季惟然到了学校之后,就如左小多的点拨,一门心思钻入进去武器研究,随着学习,他学到的相关之事越多,越是觉得武器研究有搞头,同时又觉得无处下手,没有前进方向。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有一个有别于以往的特殊念头冒了出来。
所有的能够对高层武者造成伤害的武器,都相对笨重,大而无当,一个人万万操作不了。
但是分解呢?
当然这个思路也有人提出来过而且现在正在这条路上走。
但季惟然所构想的方向,却与此截然不同。
基本所有的研究人员都在研究,固有的,制造出来可以囤积的,随时携带的……可以长久库存的。
而季惟然突发奇想的思考方向,是随时制造!
只需要一个瞄准镜,一个简易且坚固的射击口就足以成事。
如此一个人单独操作,可说毫无难度。
而构成杀伤力的部分,则是以一具相对简易的仪器,放入几种星空物质看,再加入星魂玉提供动力,加上某种液体进行催化,再混合操作之人的灵力,与这些东西相合的话,即时就会产生一种类似于粒子炮一般的爆炸毁灭效果。
当然,这种爆炸效果比起已有的大型杀伤武器,实际威能还是要差上许多。
但季惟然所构想出来的这种高度集中度的杀伤武器,目标只要还没有突破飞天,就很难阻挡,足以造成相当的伤害。
医妃夕颜传 丁香姑凉
而这种伤损一旦多起来,还是可以达成致命的结果。
迷途花
当然,季惟然构想中的这种简易武器,也有相当显著的缺陷,一应混合物在混合之后,就不再稳定,随时可能形成爆炸,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发射出去,将会造成相等的危险。
而季惟然针对此项,发明了一个引导器,装了上去。
也就是说,借助引导器,可以在一瞬间,以很微弱的元气为介质,引导那股力量,将那股力量导向射击孔,向着既定目标,发出攻击!
而再余下的,就只有对于武器的掌控力和设计的精准度。
只要是丹元以上的武者,随身携带这种简易武器,基本随时随地都可以造成恐怖能量攻击。
而现阶段,季惟然的设想,前后都已经达成,确实可行,效果斐然。
唯独就是引导器的材质,需要反覆试验,以期达到最理想效果。
但这个项目到了现在这个极端,基本已经可以说是成功了;剩下的就只是甄选材质的时间问题,得出正确的答案就可以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季惟然的同学,也是他的助手,却偷偷申报了学校,说这个东西,是他发明出来的。
因为这助手手头上的相关的资料,一应的过程,尽都有据可查,堪称证据确凿,无可争辩。
更因为,这位助手的家族亦是很有来头,乃是丰海城世家李家;其父李成冬,正是丰海战争学院的副院长。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季惟然百口莫辩,无计可施,只能任由对方肆意而为。
真真是吃干抹净,连口汤都没有给他剩下来;连第二作者或者说是研究人员的署名权,都没有给季惟然留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至于说季惟然没有用手机联系左小多,原因就比较狗血了,竟是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机被清了一次,以往的所有资料都找不到了。
作为一个普通人,而且心思全不在人情世故上面的研究者,实在太习惯于找名字打电话,哪里记得住什么电话号码……
能够记得家里的电话,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陷于困境,百般无计的季惟然实在没有办法,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找左小多寻求帮助,却还没找到,白走一趟,心头的郁闷自然只有更甚……
如果左小多不赶过来,估计季惟然可能就真的就此死心,回家去了!
而现在左小多突然出现,对于季惟然来说,无异是天降神兵。
在这丰海城举目无亲的时候,哪怕出现一根稻草,都会觉得安慰,更别说此刻出现的还是名震丰海的左大师!
“李成冬?”左小多隐隐感觉,这名字怎么还有些耳熟的样子:“他儿子叫什么名字?”
“李冠军。”
“李冠军……这名字真特么不错。”左小多笑了笑。
感觉心里还是有些怪异,道:“李成冬,是……冬天的冬?”
“是的,冬天的冬,是我们的副院长。”
“哦……他是不是有个哥哥,叫李成秋?”左小多终于想起来哪里感觉熟悉。春夏秋冬啊,这特么……感觉有些美妙。
而且,左小多有预感,自己的感觉,应该不会错。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季惟然摇头。
“没事,我来查一下,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
左小多一个电话打给了李成龙。
然后很快就知道了这位李成冬的身份,忍不住也是感觉命运的玄奇。
这位李成冬副院长,正是当初带着丰海三中比赛的李成秋的亲兄弟。
不过不是李成秋的弟弟,而是李成秋的大哥。
原本在一所什么学校当校长,后来不知道为何,今年才调到了战争学院,做副院长。
“这该说是冤家路窄么?简直是……我本想让你做个人,结果你自己非要往驴棚子里钻,而且还是哀驴的棚子……啧啧……”
左小多啧啧两声,忍不住为人的命运,感受到了曲折离奇。
命运啊!
真是奇妙。
命运总是颠沛流离,命运总是曲折离奇,命运总是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要舍弃,我依然能手持大锤子等待你……
左小多一时间艺术细胞突然爆棚,非常想要对李成秋唱一唱这首歌。
“本不想欺负残疾人,结果特么的……你自己撞上来了!”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