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推薦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放心吧。”战雪君笑了笑:“就我这等样子的,什么样子的神仙能够看得上我?”
项冲只感觉心头危机越来越重,看着眼前的战雪君,却似乎感觉是在梦里,又似乎是在飘渺云雾之间。
那般的飘渺虚幻,不真切。
似乎随时都会随风而去,化作一片云雾一般。
但这个女子,分明是自己的未婚妻!自己深爱的人!
项冲极为勉强的笑了笑,道:“可是左老大说过,让你除了练功,什么都不要做,有许多机缘,也许不是机缘。”
“放心放心,那有那么大的雨点子,偏偏就砸在我的头上了?”
战雪君笑了。
在项冲脸上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下,安抚道:“等这事儿完事,我们就立即回转丰海。这事用不了多长的时间,顶多也就半个小时,我去去就来,很快的。”
她安抚小孩儿一般的说道:“放心吧,听话。在这里等我。”
已经都这样了,项冲还能怎么办,就只能答应:“好,那你千万小心。发现有什么不对,赶紧的回来。”
“好。”战雪君感觉到项冲对自己的关心,忍不住温柔一笑,只感觉心里,无限温暖舒适。
她转过身,大步而去。
异常高挑健美的身子,依然是那般的阳刚飒爽,英姿勃发。
项冲只感觉心头心跳如打鼓,看着战雪君离去,终于还是忍不住跟了上去。
“你回去。”战雪君回头。
“不。”项冲摇头。
“回去!听话!”战雪君脸有些红。
“你忙你的,我又不打搅你,我就在一边看着。”项冲很坚决。
战雪君咬着嘴唇,眼神中羞涩,柔情,温柔,交织在一起。
突然有一种,别无所求的感觉。
作为一个女子,有夫如此,还有什么奢求?这一生,已经足够了。
“等回到丰海,我们选个日子,结婚吧?”战雪君咬着嘴唇道。
“啊?”项冲大喜过望:“你,你此话当真?”
“傻子!”
战雪君翻个白眼,转头而去。
“你说的是真的?”
项冲在后面吼,一脸喜色。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熱推
战雪君不答。
“你可不能耍赖!”项冲一脸笑容,走路都有些蹦跳了。
“哼。”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项冲大叫:“回去咱们就结婚,这可是你说的!”
“住口!你小点声。”战雪君满脸通红,不乐意了。
周围很多战家人都听到了,忍不住哄笑起来。
“嗷嗷嗷……”大家起哄。
战雪君红着脸,低着头往前冲。
项冲咧着嘴,幸福地笑着,在后面跟着,探头探脑的往祠堂里面看。
只感觉今天突然变的如此美好。
周围的战家人也都是善意的看着他,偶尔有两个人过来打趣一两句,项冲嘿嘿笑着回答,大家都是很快活的样子。
祠堂中。
战家后裔不断地上前测试,一滴滴战家血脉的精血滴在玉佩上,然而那玉佩,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一众男丁逐一尝试过,并无一人有反应之余,战家上下已经从最初的狂喜,转为极度失落。
难道这仙缘……与我战家无缘?
女子……就算是可以,但是,那也是别家的人啊……
而这个原因,也是战雪君这位战家第一天才,却排到后面的原因。因为,要男丁先测试。
对这一点,战雪君自己也是理解的。
毕竟,自己是要出嫁的,出嫁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以自己的天资,以及这些年家族在自己身上投入的资源……
没有让自己留在家里,已经是很开通了。
男丁全部落选。战家人心里懊丧至极。
但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怎么能停止?
于是按照顺序开始安排战家女子继续尝试,却仍旧没有人能让玉佩有任何变化……
直到战雪君一如他人一般的切破中指,将自己的鲜血滴在玉佩上——
这一刻!
那玉佩突然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红光很是柔和,连战雪君自己,都是楞了一下。
“成了!有反应了!”
战家上下人等一愣之余,旋即齐声欢呼雀跃起来,若是男丁有人有仙缘固然最好,但只要战家有人能够触发仙缘,仍旧是莫大机缘。
“是雪君,雪君有仙缘!太好了!”
“太好了!哈哈哈,终于成了,果然是仙缘!天佑我战家!”
里面一片沸腾。
所有战家人一个个手舞足蹈。
项冲在最外围的门口,他性子本就急躁,闻言实在是忍不住,往里挤过去,想要看看。
唯有直接当事人的战雪君却隐隐感觉到不对劲,因为她发现,在那道乍现的红光之中,玉佩似乎有一抹淡淡的黑气,随着红光一道升腾而起。
只不过被耀目的红光遮住了,非在左近之人,无从分辨。
这道黑气,隐约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感觉升起。
而就在最近位置的战雪君,隐隐感觉到,这……很不对劲!
若然当真是仙缘,又怎么会生出让人如此不舒服的黑气。
就在战雪君隐约觉得不妙,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却又愕然发现,那块玉佩已经黏在了自己手上,光芒看似越来越盛,但自己身上的鲜血,却也不断的注入到了玉佩之中……源源不绝,好似没有止息之刻。
红光越来越盛,只染得半个天空,一片通红。
欢呼声音浪越来越高。
随着红光愈盛,黑气也随之越多,渐渐形成了一道隐约的门户。
精品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七十一章 命中之劫!【第一更!】相伴
一声声莫名的音乐,如同从天外传来,让人听了,都是心旷神怡。
“这是仙乐!这是仙乐!”
战家人都是身子激动地颤抖起来。
项冲拼命地往里挤:“让我看看,让我看看……”他已经看到了,战雪君就在一片红光里,如同仙子一般。
不知如何,项冲莫名的感觉到了很遥远。
似乎战雪君站立在这一片红光之中,与自己隔开了两个世界。
遥不可及。
他拼命往前挤,瞪大了眼睛,声音有些颤抖的喊:“雪君……雪君……你,怎么样?”
战雪君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的眼神有些迷惘,身边族人的欢呼,如同从九霄云外传来。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神智已经逐渐的模糊……似乎,已经淡忘了一切,身子也有些轻飘飘的,似乎要离地飞起,要立地飞升了?
但是,当项冲的声音响起。
战雪君的心里,突然间清醒了一下。项冲,对,是项冲……
是我的爱人的声音,是他,我要和他结婚,我要和他厮守一生的人。
成仙?
我不要!
我要成亲,我要留下来……
战雪君使劲的挣扎着,突然间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面前红光中,黑气已经越来越明显,那道门户,已经很清晰,而且打开了……
别人仍旧无从察觉,但战雪君这陡然恢复的一丝清明,却已经自门户里面,看到了……狰狞的恶魔气相,妖怪也似的物事,似乎要从这里钻出来……
正一脸兴奋,两眼放光,向着这边要冲出来……
战雪君悚然一惊!
只感觉浑身,突然间毛发直竖!
她愈发感觉不对劲,她得出一个结论——这,绝不是仙缘!然后突然想到了,项冲所说的,左小多神相曾经说过自己……有大灾难……、
这不是仙缘!
战雪君一咬嘴唇,瞬间下了决定!
这是妖缘!
“邪魔外道,诡言缘法,岂能容你得逞!”
就在门户即将形成的最后时刻,战雪君催动全身仅余的力量,锵的一声拔刀在手,大喝一声,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左手,一刀斩断!
以最极端的方式,毅然决然地中断了血液往玉佩里面灌输的过程!
狠狠一脚,将断手与玉佩踢飞了出去。
仙乐戛然而止!
那即将冲出来的妖魔,突然间就固定在了门户之中,如同凝固了一般!
适时,门户里传出震怒的大吼——
“贱婢尔敢!”
项冲刚挤进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心胆俱裂,睚眦欲裂的大吼一声:“雪君!”
战雪君感觉到黑气如同丝线,已经将自己完全捆绑,不能后退,拼尽全身力气,嘶声大吼:“你不要过来!”
手中长剑闪电般的扔了出去,剑柄轰的一声打在项冲胸前,将他直接打飞,战雪君嘶声道:“退后!你退后!所有人都退后!!”
“不要过来!”
轰!
那红光骤然扩散,将所有人集体的抛飞出去。
随即,黑光缭绕弥漫,门户在急速闭合,战雪君喘息着,盼望着,看来……要闭合了……
但却在即将闭合的最后时刻,无数黑烟却化作了一只大手,从门户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战雪君!
“贱婢,坏我大事!”
随着咻的一声,战雪君的染血身躯,已经被那黑色大手抓了进去!
“不亏是数万年才出一个战血巾帼,眼见成功之际,到底是坏了老子的大事!”
一个狰狞的声音,随着门户的闭合,逐渐消失:“断手切脉,端的果敢,且让本座看看,你这女人的骨头究竟能有多硬!”
又是咻的一声,一应红光、黑气、门户乃至一切祸端的源头,那块玉佩,齐齐消失不见。
一并却不见了,还有战雪君!
一声嘶吼,从莫名的空间传来,是战雪君在椎心泣血的嘶吼:“别等我!别找我……”
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