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笔趣-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秘密看書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我说黎曾,咱们在这虎纹城已然也有不短的时间,南边的雾山海里的峡岭之复杂,不用我说,你也极为清楚,就连那些手里有地图的大势力,也不敢保证次次就平安通过。”
虎纹城月牙酒楼大堂,一位与中年修士黎曾关系还算不错的老人,将前者拉到一盘,语重心长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你早些时候刚得了一枚三色仙币,现在手头上又不缺钱,何苦要去做如此危险之事,你听老夫一句劝,别做傻事。
“再说了,你那闺女在咱们虎纹城可是出了名的活菩萨,老夫之前的伤,也都是她医治的,你若是要带着她去冒险,老夫可是第一个不答应。”
说完之后,老人将脸板起,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黎曾,想要在后者的脸上,看到回心转意的模样,但是令老人失望的是,中年修士脸上,依旧是坚毅之色。
随后黎曾将脸上的笑意收起,对着苦口婆心劝说的老人开口道:
“李老,我知道您担心我,但是放心,我和咱们虎纹城的大派云雾宗一位长老有些交情,恰逢明日是他带队,因此就默许我可带着人跟在大部队之后。
“这过峡岭的买卖你也知道,一旦做成一笔,我就可以带着闺女离开中原这是非之地,去一个远离战乱的地方,一辈子都不愁吃喝。”
话音落下,穿着素衣的老人本还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嘴唇动了动,拍了拍黎曾的肩膀,不再言语。
正所谓每个人有每个人想要的活法,乱世之下,什么都不做,反而才是仍人宰割。
下一息,中年修士黎曾眸子里闪过一丝感激之色,继续环顾一周,最后抬起头,对着二楼的方向,再一次大声开口道:
“公子,明日我将带路过睡虎峡岭,价格便宜,可有兴趣?”
这一道高呼声传出之后,酒楼大堂发出一声哄笑,随后便有修士开口道:
“好你个黎曾,之前的情报卖了不菲的三色仙币,现在又要做路引生意,还真将包厢里的公子当成摇钱树了不成?
“不过你这当枪匹马的带路,人家也不敢跟着你呀。”
哄笑声落下不久,酒楼二层的窗户在一道道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下打开,随后金元宝那圆滚滚的脑袋探出,对着下方的黎曾一招手,声音传下:
“你上来,聊聊。”
此言一出,轰的一声,整个酒楼再一次爆发出一阵骚乱,骤然间变得尤为嘈杂。
莫约三十息之后,二层包厢的外间,黎曾的身影被酒楼的小厮带入,随后这位中年修士微微抬头,入目所及的,便是金元宝手中道戒的华丽宝光。
下一息,这位中年修士收起眸子里的异色,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
“你说个价,本公子听听。”
金元宝带着些许怪异的声音落下之后,黎曾并未有太过犹豫,而是直接开口道:
“一枚三色仙币。”
话音传出,金元宝脸上的怪异之色更浓,并不是因为这个价格太高,反而低了。
因为睡虎郡各方大势力于峡岭带路,都是按人数收取费用,而且价格不菲,因此黎曾口中这一口价,反而极为便宜,随后前者点点头,开口解释道:
“公子之前已经出了一枚三色仙币,因此无需多给。”
“你倒是对自己很有信心。”
金元宝对着身后一躺,抬手随意摩擦着手指上的金色道戒,不轻不重的声音继续传出:
“你说可带本公子安全穿过这睡虎峡岭,凭的是什么?”
“凭我的手里,有着睡虎峡岭的确切地图。”
黎曾斩钉截铁的声音传出之后,金元宝的眼睛眯起,注视着面前人影好一会之后,才摸出一枚三色仙币,向着前方轻轻一弹,同时声音传出:
“明日一早出发,你回去安顿好,切勿耽搁了时辰。”
“是。”
中年修士黎曾点点头,伸手收起面前的仙币,对着前方行一礼,二话不说,转身离去。
火熱都市言情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秘密鑒賞
从始至终,黎增并未有太多言语,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几息之后,司马安南的身影,出现在金元宝身旁不远处,只见这位白衣飘飘的大夏幕僚之首,眸子眯起,注视着黎曾离去的房门,陷入沉思。
“这位叫做黎曾的走地小修,不简单。”
于此同时,酒楼包厢内层,坐于案桌之后的赵御,淡淡的声音落下之后,抬手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
随后身旁穿着一件普通宫装的胭脂,提起茶壶给年轻帝王续了一杯茶,带着一丝好奇的声音传出:
“陛下,这一路上咱们从北境南下,所遇到的生灵也不少,让臣妾大开眼界,但是还没有谁能引起您这么大的兴趣。
“看来这位名不见经传的中年修士,还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每个人都有秘密,不过有一点胭脂说的对,朕对他还真升起了一点兴趣。”
赵御此言一出,胭脂俏脸之上的感兴趣之色更浓,诚然,作为主宰整个北境的无上大帝,赵御已经许久未对一个人,产生出了浓厚兴趣。
超棒的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起點-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秘密熱推
随后胭脂来到赵御的身后,抬手为后者轻轻按着脑袋,继续开口道:
“如今已然越来越靠近太玄之地真正的核心地带,陛下所遇到的人,也会愈来愈有趣。”
胭脂的话音落下之后,赵御将脑袋往后方轻轻靠了靠,微微闭上了眼眸,平稳的帝音继继续传出:
“这个人不一样,或许对我大夏有大用,早些时候,朕让虎纹城的司天监去寻找一位能够打开神机之书的三眼魂族,给了他们一个时辰的期限。”
“此地不单单汇聚了来自太玄之地各处的修士,而且这三眼魂珠也基本是神机阁独有的种族,这么短的时间,陛下还真严苛。”
“朕想要看看,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我大夏在太玄之地中原的情报能力,究竟如何。
“不过没让朕失望的是,只过了短短半个时辰,一个消息便送到了朕的手上。”
说完之后,年轻帝王抬手对面前案桌之上一封折子一指,平稳的声音继续缭绕于房间之内:
“十年前,虎纹城里来了一位修士,带着一个女孩,刚开始一切如常,但是某一日起,每隔数年月圆之夜,城中就会出现一位三眼怪物肆虐,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被抓。”
话音落下,赵御睁开眸子,好似穿过了无数建筑,看到了黎曾在街上行走的背影,帝音再一次传出:
“其中曲折暂且不提,这三眼怪物,和这位走地小修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