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起點-第五百六十六章 我會替他報仇的!看書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钟文手中的这颗亮黑色圆珠,正是得自无尽云海,承载着上古五大元圣之一,“星海行者”苦难自身大道的道珠。
在五大元圣之中,“百灵宫主”林星月的水蓝色道珠为林芝韵所吸收,使其领悟了“博爱之道”,而“苍穹客”李道隐的深红色道珠则与郑玥婷隐隐契合,从而帮助她感悟了“断穹之道”。
而剩下的三颗道珠,却依旧静静躺在钟文的戒指之中,未曾发挥作用。
“小蝶,这个东西,叫做道……”钟文刚要开口解释,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小蝶修炼的“噬灵吞天决”,不正是“星海行者”苦难的自创功法么?
或许她真能与苦难的道珠产生共鸣呢?
一念及此,钟文登时眼睛一亮,二话不说,果断将这颗黑色道珠塞在了小萝莉的手中,笑嘻嘻道:“送你了。”
小萝莉一脸茫然,只是拿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钟文,萌萌的表情,险些让他的心脏融化。
“把这颗道珠握在手中,仔细感悟。”钟文好容易镇定心神,柔声解释道,“或许可以帮助你提升修为。”
“哦。”小萝莉十分听话地紧紧握住亮黑色道珠,盘膝而坐,缓缓闭上了双目。
对于一个九岁的灵尊而言,“提升修为”显然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她之所以依言而行,倒有一大半是出于对钟文的信任。
正如钟文所料,就在小萝莉闭目凝神之际,一股亮黑色的气息自道珠内飘逸出来,缓缓钻入她的眉心。
前一刻还在扭摆着身子的小萝莉忽然沉寂下来,整个人一动不动,陷入到一种玄而又玄的奇异境地。
有戏!
眼见小萝莉开始感悟道珠,钟文心中大喜,转头伸出右手,将食指放在唇边,对着沈小婉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沈小婉乖巧地点了点头,顺手将大锤扛在肩上,同样踮起脚尖,紧随在钟文身后,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炼器阁”。
“厨师哥哥,这是什么?”
直到行出一段距离,沈小婉才举起手中的透明珠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是一种能力。”钟文面色一正,语重心长地说道,“更是一种责任。”
沈小婉眨巴着秀气的双眸,一脸迷茫,不明所以。
“这颗珠子,是上天对一个孩子的赏赐,却也是他灾难的源泉……”钟文叹了口气,将天玑、修武和拥有“巨灵体”的孩童之事娓娓道来。
“砰!”
听到激动之处,沈小婉猛地挥动手臂,将大锤砸向地面,伴随着一声震天巨响,院子里竟然被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坑。
“厨子哥哥,这个天玑,真是可恶!”少女的双眸之中,燃烧着熊熊烈火,白嫩的小手紧紧握住,将大锤的长柄攥得“嘎吱”作响。
这丫头,还真是天赋异禀,力气惊人!
“这颗珠子,便蕴含着那个孩童的独特天赋。”钟文一边感慨不已,一边郑重其事地说道,“只要吃下去,就能获得‘巨灵体’。”
“厨师哥哥,你想让我吃下珠子么?”沈小婉俊俏的小脸蛋微微倾斜,认认真真地问道。
“我思来想去,觉得这‘巨灵体’唯有在你手中,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钟文点头道,“只不过我终究是未经同意,擅自窃取了那孩子的天赋,所以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若是吞下这颗‘玄天珠’,你便算是承受了那孩子的恩情。”钟文罕见地严肃道,“因而在未来的某一天,希望你能够找到那两个恶棍,凭借这份力量,替那个孩子讨回一份公道。”
沈小婉展开左手,望着静静躺在掌心的晶莹圆珠,半晌不语。
“当然,即便你不愿意。”钟文又道,“我还是会把珠子给你,毕竟这是我的选择,他人的仇恨,本不该强加于你。”
“我会替他报仇的!”沈小婉呆了片刻,忽然将手中的珠子一口吞下,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就在她咽下“玄天珠”的瞬间,一股强大而纯粹的气息自她体内疯涌而出,瞬间席卷了整座飘花宫。
四周的空气忽然莫名震颤,连大地都隐隐有种将要裂开的感觉。
这股气息并不止歇,依旧不断地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清风山巅的鸟鸣兽吼,伴随着杂乱的脚步声和振翅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动物们敏锐的感知力仿佛提前预测到灾难降临,躲的躲,跑的跑,整座山头登时乱作一团。
不过十四岁的少女,在这一刻竟然散发出远远超越了天轮极限的恐怖威势。
林芝韵、南宫灵、叶青莲、冷无霜、上官君怡……
一道道倩影从各处房间里蹿了出来,纷纷跃上高空,院子上方一时间群芳荟萃,煞是养眼。
“小婉?”
看清院子里的状况,林芝韵不由得吃惊道。
“钟文,你又在搞些什么名堂?”南宫灵在下方两人身上扫过,瞬间将情况猜测了个七七八八,“莫非是小婉要突破了么?”
“南宫姐姐果然智慧通神,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钟文对着上空嬉皮笑脸道。
“似乎还是天轮境界。”林芝韵感知着沈小婉身上的气息,疑惑不解道,“突破一层小境界,为何会有这般声势?”
这时候,围绕在沈小婉周身的气息忽然消失无踪,少女缓缓睁开双眸,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兴奋,一丝迷惘。
“的确还是天轮。”南宫灵和叶青莲对视一眼,互相读出了对方眸中的不解,“修为似乎并没有涨。”
身体经过“易经洗髓丹”的改造,再加上飘花宫中几乎可以称之为夸张的灵气浓度,短短数十日之间,沈小婉的修为便如同坐了火箭一般,“噌噌噌”直往上蹿,已然臻至天轮四层之境。
如今的飘花宫中,除了郑玥婷、沈小婉和尹宁儿,其余诸人都已晋阶灵尊,整体实力堪称惊世骇俗,空前绝后,自然不会觉得天轮四层有多了不起。
然而,包括林芝韵和冷无霜在内的数名顶级灵尊,却无不从此时的沈小婉身上,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力和窒息感。
“小婉,感觉怎么样?”钟文心知少女已经成功吸收了“玄天珠”,关切地出声问道。
“钟文,我的力气好像变大……”沈小婉一边回答,一边不自觉地抬起手臂,想要比划一番。
“啪!”
下一刻,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她手中的黑色巨锤,竟然被自己捏断了。
这是……
钟文先是一惊,随即大喜过望,心知获得了“巨灵体”之后,沈小婉所拥有的力量,已是大有增益。
“啊,我的锤子!”沈小婉愣了愣神,随即惊呼出声道,“怎么轻轻一捏就断了?”
这才是轻轻一捏?
钟文闻言,更是心头剧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须知沈小婉手中的黑色巨锤乃是以极品矿石锻造而成,有上百公斤重,长长的手柄也远较普通兵刃更为粗壮坚固,却只是被她轻轻一捏,就应声而断,少女的力量,简直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
天生神力和“巨灵体”相结合,竟然催生出了一个怪物般的存在。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笔趣-第五百六十六章 我會替他報仇的!熱推
这也足以解释,一群灵尊大佬在面对沈小婉这个天轮少女之时,为何会隐隐生出忌惮之心。
“莫非是……特殊体质?”南宫灵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
“不错。”钟文并不隐瞒,点了点头道,“小婉已经是‘巨灵体’的拥有者了。”
“是因为那面镜子么?”叶青莲忍不住问道。
从天鹰峰返回的路上,钟文向南宫灵等人简单介绍了一下“玄天宝镜”的功效,曾令二女惊叹不已,此时看见沈小婉凭空生出一种特殊体质,又联想到被天玑击毙的那个无辜孩童,她瞬间反应了过来,心知钟文已经利用镜子,将孩子的“巨灵体”,转嫁到了少女身上。
林芝韵与南宫灵师徒二人交头接耳,轻声讨论了几句,宫主姐姐绝美的脸蛋上,登时流露出一丝惊讶,一丝不忍:“世间竟然有这样神奇的宝物,只是未免有伤天和。”
“宫主姐姐,想必南宫姐姐与你说起过,整个修炼界即将大乱,如今当务之急,便是尽可能增强实力,好让飘花宫在乱世之中存活下去,咱们并没有太多的余力来考虑什么天和,仁义。”钟文摇了摇头,表示并不认同,“况且宝物无正邪,人心有善恶,镜子是否为祸人间,完全取决于使用它的人。”
林芝韵樱唇微张,似乎想要反驳,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所以诸位若是与实力强大的敌人交锋,不妨想法子将对方带到我身边,生死不论。”钟文补充道,“或许会对门中弟子的修为有所裨益。”
言下之意,自然是要将更多敌人的身体“变废为宝”,用来增强己方实力。
“好。”
除了林芝韵还面带不忍之色,南宫灵等人却纷纷点头应道,对于钟文的做法,似乎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钟文!”
身旁再次传来沈小婉娇嫩的嗓音。
钟文转头看去,只见黄衫少女哭丧着脸,眼眶微微泛红,嘟着鲜艳的嘴唇,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我的锤子!”
钟文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锤子!”
在少女的持之以恒的凝视下,钟文额上隐隐冒出汗珠。
“我的锤子!”
两人对视许久,他终于败下阵来,擦了擦汗水,长叹一声道:“小婉,这把锤子已经不适合你了,我再替你弄一把更好的来。”
“好!”得了钟文允诺,少女脸上再次露出笑容,满意地转身离去。
“砰!”
只是随意踏出一步,院子里竟然被沈小婉踩出了一个一尺深的凹坑。
幸亏我答应得及时,否则怕不是要如这地面一般……
钟文又一次擦了擦汗水,脑中不禁浮现出被沈小婉一脚踩爆脑袋的恐怖画面。
说到锤子……
“百宝图”的九十七种后天灵宝之中,似乎就有巨锤的炼制法门。
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他开始搜肠刮肚,积极思索了起来……
……
这还是当初的药王谷么?
望着眼前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大片灵田,以及各种体型异常硕大的灵药灵植,钟文只觉目瞪口呆,几乎要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只怕上古时期最为鼎盛的药王谷,也不过如此了吧?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ptt-第五百六十六章 我會替他報仇的!閲讀
他一边感慨着,一边大步向前,很快,前方便现出数道人影。
“公羊前辈!”钟文飞快地踏上两步,地对着为首之人热情招呼道,“在这里住得可习惯?”
原来这几人,正是跟随他来到大乾的原“丹阁”长老公羊观图一行。
“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公羊观图扯着大嗓门,脸上绽放着幸福的笑容,“这里简直就是极乐世界!老头子从来未曾见过数十万年的灵药,到现在为止,还感觉自己在做梦哩!”
“喜欢就好。”钟文笑嘻嘻道,“这么多灵田灵药,宁儿一个人恐怕照顾不过来,还得劳烦几位多费心了。”
回到清风山之后,钟文便将这些人安排在了药王谷中替尹宁儿打下手,若是从前,他自然不敢随意向飘花宫以外的人透露这个上古遗迹,然而随着修为不断提升,他行事间渐渐有了底气。
兼之伴随着尹宁儿在山顶和谷中来来回回,这处遗迹早已为林芝韵等人察觉,他便干脆将之公开,不再遮遮掩掩。
在南宫灵的缜密安排下,他丝毫不担心公羊观图等人有能耐泄露机密。
“放心。”老田拍着胸脯道,“对于咱们炼丹师而言,极品灵药,那可是比性命还要珍贵的东西,绝不会怠慢了。”
“前辈办事,我自然放心。”钟文抱了抱拳道,“对了,宁儿呢?”
“这个……”公羊观图面色有些不自然道,“尹姑娘似乎有些……情绪不佳。”
“怎么了?”钟文闻言一愣。
“我也不知道。”公羊观图挠了挠头,一脸懵逼,“咱们好好聊着天,一说起‘丹阁’被‘暗神殿’灭门之事,尹姑娘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险些要哭出来似的。”
“不错,尹姑娘似乎有些伤心。”老程伸手一指远处道,“钟大师不妨去劝劝,若非我老程很早就加入‘丹阁’,认得每一名长老和弟子,险些就要以为她也是‘丹阁’中人哩。”
钟文点了点头,朝着老程所指的方向大步而行,很快,一道玲珑有致的白色身影便进入到视线之内。
白衣少女蹲在地上,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一株灵药,只露出美丽的侧颜,以及玲珑凹凸的完美身段,气质于清冷之中,透出一丝淡淡的忧伤。
“宁儿。”钟文快步来到尹宁儿身后,轻声呼唤道。
“钟文。”尹宁儿擦了擦眼睛,应声回头。
两人四目相交,钟文可以清晰地看见少女眼眶微微泛红,两颊略显湿润,似乎有哭过的痕迹。
“怎么了?”钟文关切地问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么?”
“没、没有。”尹宁儿吃了一惊,慌慌张张地举起袖子,再次擦拭眼角,连连摇头道。
望着少女极力否认的姿态,钟文莫名感觉有些心疼。
“是因为‘丹阁’的事情么?”他开门见山地问道。
尹宁儿吹弹可破的脸颊“唰”地惨白一片,瞬间失去了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