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8l5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狂暴逆襲 線上看-第二六八〇章 不是一具,是兩具!閲讀-g5p6m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天机族的金属傀儡,以及机甲战士,都是用来冲锋陷阵的炮灰性质的战力。
至于在生命科学院,不用天机族战士当守卫,而是用傀儡战士来做安全保卫工作。
这是因为,血肉生命的想法,不容易掌握,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会影响到研究和保密工作。
傀儡战士就不一样了,没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就是预先设定的精密程序,不会因为谁谁是谁谁,就将这里的安保条例放松。
所以,当林太上不知道以什么手段,进入生命科学院,直奔置换身那个实验舱的时候,金属傀儡们就出现了。
按照设定,没有获得通行证的生命进入生命科学院,金属傀儡是有权将其杀死的。
好在,金属傀儡发出警报的第一时间,金狐博导就从金琼大博士的身上翻身下马,立即发出口令,只围不杀。
林太上也没有想到,自己如此诡秘地进来,没有弄到手一具最强置换身,还被金属傀儡给围住了。
林太上不惧天机族战士,但是很害怕这些没有血肉的傀儡。
有自主意识的惜命,至少认出你林太上的话,不敢真的就当场击杀。
测命佳人 我负子戴
没自主意识的,只认规矩,管你林太上特么的是谁,非经许可进入研究重地,炮决了你也没啥稀奇。
网游之亡灵神官
林西大人,还能跟一群非生灵说,再不待见那也是俺爷爷,你们就这样炮决了?
弄死一群傀儡吧,有啥意义?
所以,要不是金狐博导第一时间发出指令,这群傀儡战士,还真就敢将林太上给突突了。
然而林太上,也是听到金狐博导发出的,围而不杀的指令的。
这个时候,他就胆子大了。
既然不敢杀我,围着我打,那也不能不还手啊!
此时手里有着五级巅峰的毁灭光剑,林北闭关中,暂时用不上,那他就随身携带,掣出来催动,根本就不留手,以光剑施展落叶飞花刀,杀得也是有声有色。
同时呐喊,神识雷音,就是要整个第三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正在遭遇林西狗孙子的,守护力量的围殴。
无数精神力纵横交织,看着这一切,有本事狗孙子,你就让傀儡 战士灭了你亲爷。
九鼎 記
然而此时的林西,负手而立,就在肉身制造的舱室外,淡淡看着自己的血脉祖宗。
心中说一点波澜都没有,那是假的。
那种经久沉淀下来的怨恨,怎么可能消除。
那些来自幼年时期的黑暗的记忆,怎么可能完全忘记?
这个所谓的亲爷,给予他的所有记忆,就是陌生、冷血和不讲理。
要不是他的纵容和默许,林丘氏能够在林家之中,连林霸天都压得不敢大喘气?
要不是他的默许,林丘氏就是再张牙舞爪,也不敢动用手段,将自己的母亲虐打致死。
这种仇恨,不可能因为血脉的缘故,就轻飘飘放过。
但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一点血脉,林西一忍再忍,不仅收容了林太上和林北,更是对林太上的各种作妖,视而不见,任其所为。
血脉的力量,就真的如此让他无力?
不是这样的!
如果仅仅是林北寻亲而来,林西绝对会比对待林南还要热情。
至少,整个林家亲兄弟,堂兄弟之中,唯有一个林北,从未对他有过欺凌,哪怕是言语上的都没有。
敞开其乐世界 阳光点点点
无限兑换之旅 青衣殇
当然说,林北因为痴迷修武,多数时间见不到,也没有站在他一边,给他说过什么话。
但是足够了。
比起林东林南,以及家生子狗奴才之流的凶恶来,林北在他心里,就是这一辈兄弟之中,最值得记忆的一个。
然而,失踪七年之后,林太上领着林北来了。
林西安顿这爷俩,不成问题。
关键是,林太上的问题太大了。
必须要搞清楚,这老东西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就天机族目前的科技手段,最强战士的精神力梯度,能够发现和分析得出来,林太上记忆之中的异常。
但是却找不出这种异常,究竟源于何处。
明 藥 小說
这也是林西任由林太上作妖的根本原因。
“金狐博导,放他过来说话!”
金狐博导,让金属傀儡让开,林太上气势汹汹地冲出包围圈。
朝着林西过去的时候,本来高涨的气势,随着一步步接近,却是越来越削弱。
就如一个饱满的气球,上面扎了一个针眼,慢撒气的节奏。
等走到林西近前十丈的时候,林太上的气势,已经弱到了不能再弱。
收起毁灭光剑,竟然低垂眼睑,不敢和林西平静的眼神对视。
砸吧着有些发干的嘴唇,林太上本来还想着继续和林西耍流氓耍无赖的心理防线,就完全崩溃了。
感觉到自己的眼前,一些小飞虫在飞舞,双腿犹如灌了铅一般,再也抬不起来。
至于说话……
呃呃呃半天,没有一个完整的字出口。
说什么呢?
说狗孙子你见了你爷爷,怎么不下跪,怎么不请安?
别说别人,就是林太上自己,都觉得自己没有那个底气和资格。
当初怎么对待人家狗孙子野种来着?
要不是自己的默许纵容,将林家大权,交给林丘氏,林西的母亲会那么郁郁而终,被残虐而死?
林西自己怎么会在胎里,就会被林丘氏下黑手,整成了先天筋脉扭曲堵塞,一出生就是废柴的人生?
如果不是他非要跪求落花城丘家这个靠山,林西至于到福运酒楼去,打水台当帮工?
无论怎么说,林西都是林霸天的儿子,你林太上的孙子啊!
此时投奔这个自己心中的野种狗孙子,腰杆都直不起来了。
还敢叱咤?
“小西……我……”
一时间,林太上的嘴巴里,尽是苦涩。
终于见到了,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林西的深情冷淡,波澜不惊。
“你想要一具,置换身?”
没有叫爷爷,直接问他的目的。
林太上本来还希冀着,林西在无数道的精神力关注之下,装模作样,也会给他行个礼,叫一声爷爷的。
但是,你……
这一个淡淡的你字,直接就将爷爷和孙子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十万八千里。
这个时候,林太上知道,说什么都不可能让林西,当众承认这种扭曲的爷孙关系了。
既然如此,我怕他干什么?
本太上又不指望他叫爷爷,只要他还顾忌那点血脉。
那本太上就算是朝死里作,你也得认不是?
“不!
不是一具,是两具。
还得是最强大的那种!
我 愛 西紅柿 滄 元 圖
潇雨惊龙 飘逸居士
你就说,给不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