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452章 襲擊推薦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快乐都是短暂的,金风玉露一相逢,张汉卿就要再度离奉了。
本来他还有很多计划要做,比如让关内外的奉系经济集团有效整合、聆听国防科工委对于奉系军工体系的调查结果以及对未来的规划、空军筹备情况等等,因为一件事情打断了。
在东北,所有的大事件都一定与日本人有关,这次同样也是。
本来,奉军在沈阳打死两个日本兵事件极有可能发酵为一场大事件,可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奉系这边,后来被迫平息了。
然而日本怎能甘心受辱?况且因为“安蒙军”平定蒙古,日本人计划的满蒙合并以打开苏联西伯利亚腹部地区的既定军事方针也受到破坏。在这种情况下,它要能善罢甘休就奇怪了。
此时的蒙古内部也暗潮涌动。人民党政|府在蒙古解放牧民、组建国有牧场、开发矿藏等,使广大蒙古牧民有了活路,因而剥夺了蒙古上层王公的特权、严重侵害了他们的利益,也动摇了他们统治的基础。怀着这种不满,9月2日,外蒙古王公派代表至哈尔滨,向日人借款购械,密谋起事,非法许以蒙古林、矿做抵押。
其实“奉情局”对日蒙勾结已充分作了情报准备,张汉卿本来的指示是不动声色,静观其变。他需要一个契机,从根上打倒这群祸国之蛆。
机会说来说来。
“奉情局”负责东北三省的军情二处驻哈尔滨情报科长何宝珊得到一个非常令人吃惊的信息:他的高级情报员郁汝润敏锐地注意到日本驻哈尔滨司令部里的一个陌生人物。这个人身着很普通的狗皮帽,一身粗布衣裳,乍一看,和一般东北老百姓没什么分别。但是一个普通人怎会进入到戒备森严的日军司令部里?经过一番周折,郁汝润终于得知这个不普通的“普通人”的来历:他是蒙古活佛派往哈尔滨向日人求械的代表巴桑。
蒙古活佛哲布丹尊巴自对抗“安蒙军”失利以来,就被软禁起来。蒙古土地改革后,其它各要员或是处决或是被流放,分裂势力大伤元气。然而自“安蒙军”一部出兵甘肃,北边白俄势力又乘隙而入后,有限的军队被迫调往戍边,这使得库伦城中兵力大减。
加上政|府正全力进行蒙古建设,对隐藏起来的蒙人黑暗势力打击不深,使得这些人又死灰复燃。因为土地改革使得大部分旧上层人士失去了往昔的荣耀和宝贵,以前喀尔喀盟长、副将军何贝及其2个台吉为首的旧有势力,暗中串通札萨克图汗部、三音诺颜汗部、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等对现政不满的官员,通过额尔德尼商卓特巴达喇嘛与活佛联络上,以蒙古森林、矿产为抵押,向日本借贷款以购买武器起事。这个巴桑就是活佛亲派的代表,就是他于9月2日经海拉尔至哈尔滨,受到了日军哈尔滨司令吉野的重视。
库伦驻军也发现了一些苗头:9月13日,一小撮失去了土地的原蒙古贵族组成流民军,在库伦车站、省政|府、省警察厅暴动,打、砸、抢、烧无所不为。“安蒙军”总司令戢翼翘及时予以镇压,在打死数人、关押十数人后,骚乱被平服。当时都以为这不过是一起不满现状的人员骚乱而已,在对为首的数人予以严重处理后,经教育,蒙古警察厅释放了余下人员。
在苏俄军队的压力下,日本远东军被迫于9月17日宣布从伯力撤军,从而失去了在远东威胁奉系背后的一块根据地。其后,以张汉卿为代表的奉军华北军政人员于25日接收了俄国在天津的租界,成为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收复的第一块租界,全国为之欢呼,奉系凝聚力空前巨大。
精彩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52章 襲擊
接着苏俄二次对华宣言,声言八事:废除帝俄旧约,交还各种权利,恢复商务,取缔旧党,取消在华领事裁判权,放弃庚子赔款,交还中东铁路,互派外交官。在次日接收汉口租界时,日本政|府和美、英、法政|府一道,违心地照会中华民国外交部,重申“殷望早日完成中国统一,届时新银行团将予以协助”云云。奉系背靠着渐渐强大的苏俄,开始有步骤地对日本在东北的势力进行挤压。
对日本政|府来说,蒙古内乱是个绝好的机会:借着保护侨民及经济利益的借口,日本兵又可以在东北至蒙古的西北方向打开缺口。因此日本政|府指示哈尔滨日军司令官,于10月2日召开军人会议,商议外蒙借款购械事宜。
正当吉野司令官考虑如何才能将这批价值600万日元的巨款的军火经过奉系控制区运抵蒙古时,忽然接到国内传来的紧急电令:全部关东军进入战备状态!
原来朝鲜自日占以来,一部分爱国志士遣入东北,组成朝鲜革命党谋图复国。在中朝边境的吉林晖春县,朝鲜革命党人朴东明、金永植等联络俄过激党及胡匪攻破县城,焚毁日本领事馆,杀死日本国民11人、日警1人。
日本外务省发表出兵晖春声明书。在声明书中,日本只认晖春事件为胡匪所致,避而不谈朝鲜革命党事实。张作相奉命派兵入晖春,以免日人借此事件由北部进入东北腹地,威胁安全。民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抗议,日本不理会,10月9日,日使小幡照会外交部,“日政|府决续派兵赴珲春龙井村”。
日本驻哈尔滨司令官吉野趁此时以远东战事未消,以撤侨为名,将满载一列军火从哈尔滨起程,沿北满铁路押运至满洲里。这批军火共计长、短枪2000支,机关枪100挺,迫击炮30门,炮弹1500门,子弹10万发及电台2部,由日军第2联队第3中队长鸠山武夫负责,跟车日军141人。
这笔军火就是蒙人上层准备起事的武器,之前他们已经多次商讨过交接的办法—-在奉系的强势下,日本军人也不敢堂而皇之地干涉中国内政,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奉情局”早已严密监视。接到消息,东北边防军第30师于珍部早已派一部刘多荃团长于满洲里车站严阵以待。
这个刘多荃,就是不久前在沈阳命令打死日本人的那个营长。因为此事件,不但没有受到处分,还因此连升两级,直接晋升为30师的一名空缺团长。这也是一个信号,是张氏父子对敢于向日本人说“不”的勇士们的奖赏。
尝到甜头的刘多荃当然对再度立功充满渴望,这次他调入对日的最前线,正偿夙愿。接到命令,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手下有这么多兵,对付百十个日本人和一群蒙人乌合之众,若是打不好,真该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天黑时,负责接应的前喀尔喀盟左台吉拉其格出动手下,准备用近50辆马车分批转移这批军火。拉其格用撇脚的日语对鸠山武夫说:“少佐阁下,我奉大蒙古国活佛的法旨接收这批军火。愿大蒙古国与大日本帝国共结盟好。”他看着手中的真枪实弹,满心欢喜地说:“有了这些东西,我大蒙古复国有望!”
鸠山武夫轻笑着说:“祝愿阁下旗开得胜,我们日满蒙一家,共铸辉煌。”
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开始交接。几十辆马车一窝蜂地挤到列车房,都想着赶快把东西运过完,所以争先恐后,充满着战斗的精神,场面十分感人。若不是一个小头目的呵斥暴露了原因,鸠山武夫真要怀疑这是那个听说被“安蒙军”一击即溃的军队。
“快点!等着汉人军队来打死你吗!”
他无奈地摇摇头,蚂蚁永远无法成为大象,只愿这笔军火能够在蒙古大地上撩起战火,那时候日本帝国就可以种种借口,关注也好、惊讶也罢,去行使干涉的举措。这些人,注定成为大日本帝国前进脚步上的炮灰。
不远处又有一批人向这里快速移动着。“这些蒙古人也是的,这么紧急重要的事情,还要一拨一拨地来,真以为驻地奉军是摆设不成?
然而当他凝视看去,发现那些人无一例外都端起长枪以作战的姿态进发时,略一咯噔,但突然变了脸色,大喊说:“敌袭!”
然而为时已晚,数不清的东北军人冲出夜幕,将两方全部人马围住。拉其格面如土色,一屁股坐在地上,刚才耀武扬威的劲头转瞬间便飞到九宵云外了。
鸠山武夫身负使命,见此次任务已无法完成,不甘束手就擒,他拔出手中指挥刀,嚎叫着奔向列车门,一边用日语向日军发布战斗命令,似乎要退守车厢,以厚厚的铁皮作为倚仗。
刘多荃大怒,虽然听不懂日军指挥官到底说些什么,眼见胜利的天平已不可逆转地指向了奉军,要是日军据守车厢,满是军火的列车就象一个大炸|弹。消灭全部日军不是问题,要是列车炸了,这一趟功不抵过。他一枪击毙了鸠山武夫,一边大喊着:“杀光日本人!”
日本人在东北耀武扬威多年,东北军都憋着一口气。此刻听令个个争先恐后,于是枪声大作,整个中队的日本兵措不及防,在东北军密集的火力下,倾刻间便倒下大半;垂死挣扎的士兵在抵抗数分钟后,依然免不了身上如同筛子般遍是枪眼,百十人死在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