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866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154章 一晚上賺了十五萬兩!閲讀-bqpih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你们分明就是欺负人,我们单子都发出去了!”
最强弃少混都市
万花/楼里的主席台前,苏青之双手叉腰正跟王妈妈大吵。
“今夜是我们的花魁大赛,耽误不起的!你们这些人根本上不得台面。”
“穷酸样儿,一百两定金也好意思要,没有!”
“赶紧走,不走就给我打出去!”
王妈妈身后站了一排打手,示威一般举着手里的铁锤。
不仅挤掉毒药组合表演的时间,还扣着定金不给,欺人太甚!
完全没有道义,一副奸商嘴脸。
苏青之气的肝疼,皱着眉头想办法。
“恩人,距离演出就剩一个时辰了,现在我们咋办呀。”
毒药组合队员张老头苦着脸说。
海豚音和小辣妹已经开始抱头痛哭了,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穿的奇装异服,这是一群疯子吧?”
“就是,简直污了我们美人姐姐的眼。”
“王妈妈,一会风波城城主就要来了。”
“妈妈知道,秋秋姑娘稍安勿躁,我这就赶走他们!”
给你机会你不要,苏青之冷笑一声说:“走,我们去燕春楼。”
同样处于南大街,燕春楼因为在巷子的最里面,门面小,桌椅也陈旧,与万花/楼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青之进门的时候手劲大了点,整个门板哐当一声掉了。
三途
移动天灾吉祥物
“没关系的,小苏,你需要什么尽管说!”
“我这人最看不惯万花/楼的捧高踩低,诚信第一嘛!”
燕春楼的主事人李妈妈一团和气,热情地跑前跑后忙乎着。
李妈妈,冲你这句话,毒药组合所赚的利润我分你三成。
苏青之瞧着自己的队伍,开始了上台前的动员准备。
“我们是毒药组合,你好毒,你好毒!啊啊,你好毒!”
躲在帘子后面的姑娘们“噗嗤”一声乐了。
祸不单行,外面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
等了半晌,门可罗雀,苏青之尬笑了几声,安慰道:“还没用晚膳,用完了再开工!”
两盏茶后,依然没有一个人进来。
“那个天气不好,外头冷,大家可能不愿意出来。”
苏青之话音刚落,就听街头响起了万花/楼喧闹的锣鼓声。
本尊的脸都被打肿了,她干脆破罐子破摔:“算了,我教你们打扑克!”
半个时辰后,情况突然起了变化。
“请问,你们知道毒药组合在哪演出吗?”
屋里的几个人正在昏昏欲睡,突然被惊醒了!
生意来了!
机会来了!
小蓝一个健步冲上去,抱起门口的小女孩说:“就是我们呀!”
它摇头摆尾,竟然还冲小女孩吹了个黑色的泡泡?
“哇!”
凄惨的哭声响彻云霄,苏青之手忙脚乱地跑上来哄:“别哭,别哭!”
“我们不是坏人,小哥哥唱歌特别好听!”
“海豚音,该你露一手了!”
少年一开嗓,犹如天籁之音萦绕着大堂旋转,歌声缥缈而悠远。
打盹的,喂猪的,切菜的全都竖起了耳朵。
“怕你飞远去,怕你离我而去,更怕你…”
“哇!”
小女孩哭的更伤心了,提着裙摆瞬间跑没影了。
万花/楼的贵宾席上,冷千杨等的心浮气躁厉声说:“他们人呢?怎么还不出来?”
“我这就去问!”
李野条件反射地捂住脑袋,后退了两步。
“千杨,你到底来这干什么?把我们叫来,就看这种货色?”
元庭一脸不满,将香茗茶重重地搁在案几上。
“接下来上场的是我们万花/楼的秋秋姑娘,秋水盈盈,纤腰顾步..”
“别拽词了,毒药组合到底啥时候上?我们老板说了,看完回去还得写一千字的心得呢!”
出声是几排带着大金链子的保镖,一脸不耐烦。
“我们是奉黑山大人之命掏一百两进来的,就给我们看这个?毒药组合呢,不会你们自己吃了吧?”
“仙君说了,看了毒药组合才能回家的,这么大的雨哎!”
台下的围观群众忽然面面相觑,发出了灵魂深处的拷问。
“你,你们也是来看毒药组合的?”
元庭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吹了个口哨说:“哦,你..杨老板..黑山大人..三拨人?”
“你们都是冲着苏大师来的?真是个祸水!”
“他们在燕春楼!”
门口跑进来的小姑娘脸上带着泪珠,吼了一嗓子。
犹如猛虎下山,雄狮出笼,众人忽然就悟了。
王妈妈立刻急了,陪着笑脸说:“仙君,秋秋姑娘的初夜还没出价呢,您再等等可否?”
知道毒药组合临时换场的缘由后,冷千杨一甩衣袖,冷着脸大步走了。
“明日,这家店要是还开着,元庭,你看着办!”
他语调不大,却带着森森的威严和冷意。
王妈妈心里一咯噔,自己好像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哎,你们别走啊!”
“仙君,是我眼拙,您给我一条出路!”
“我们花魁的初夜还..还没拍呀,我的钱啊!”
“踏踏,踏踏。”
我把爱情煲成汤 宝妻
燕春楼的众人打牌的手一顿,嗅到了一丝不妙的气息。
这么密集如鼓点的脚步声,该不会是来寻仇的吧?
李妈妈早有准备,几步挡起门板说:“关门,放狗!”
“毒药组合!”
“原来你们在这里!”
“一百两一张票是吧?钱给谁?”
婚心荡漾:惹火娇妻太撩人
“奶奶的,害我在万花/楼等了半天,原来你们换地儿了啊!”
苏青之一脸懵逼,抓着宣传单一看就愣住了。
每张宣传单上都写着:“一百两一张票。”
哪个好心人干的?
一两变一百两,一千个人就是十万两!
元庭走在队伍的最后面顶了顶冷千杨的肩膀说:“冒雨陪你看这个,你可记得还我!”
丫鬟太嚣张
如果爱,请深爱 六月浔
先办正事。
雇主观察日记 三千琉璃
冷千杨单手负后大步疾行,顺手弹了弹衣衫上的雨珠。
张老头身着褐色长袍,龙拳虎步,甩着金色披风上了场,一开口就将大家带入了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我想起了我的小云姑娘”
“我想起了我养的那只八哥。”
“我忽然想起了被我一脚踩死的那只麻雀。”
台下一片啜泣声和感伤的语调。
坐在后台的苏青之眼前一亮,发现了什么。
一只麻雀与猎户的爱情?
哦,这画面有些惊悚,有些辣眼睛了吧!
她低头嫣然一笑,戳了戳身旁的李妈妈说:“本来我想哭的,怎么忽然没眼泪了!”
“哈哈,笑死我了!”
“你放开我!”
冷千杨有些不耐地推开哭成一团的元庭说。
刚好是台上音乐刚停的空档,苏青之顺着声音的来源,就看见了他。
很奇怪,冷千杨一出现,周围的人全都成了背景板,于千万人之中,只看得到他。
一个冷傲的王者,暴躁的独裁者。
她的笑意僵在嘴角,眉头一皱有了主意。
“大家还想不想继续听?”
“想!”
排山倒海的回答,震耳欲聋的回应。
“那就..把那两个人赶走!”
苏青之化身为美少女战士,将手里的毛笔对准了仙君。
众目睽睽之下,我看你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