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咔嚓一聲展示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到叶凡把完颜凌月打得脸颊红肿,全场止不住震惊起来。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地位显赫的完颜凌月被叶凡这样肆虐。
更让人恍惚的是,完颜凌月丝毫不敢还手,只是憋屈地躲避着。
“对不起,我错了。”
完颜凌月忍住了怒意,低头向叶凡道歉:“我有眼无珠。”
“啪——”
叶凡又是一巴掌:“道歉有用,要警察干什么?”
“今天如不是我有点人脉,徐总岂不是被你们官商勾结整死了?”
“还要开枪打死我……”
“喊这句话的薛屠龙现在都变成灰了。”
“滚!”
叶凡咔嚓一声折断完颜凌月握枪的手,随后一脚把她踹飞出去。
对于开枪射击自己的对手,叶凡向来不会怜悯。
今天他和徐巅峰被踩了,结果只怕要死在牢里,所以他绝不会轻飘飘接受一句对不起。
唯有让完颜凌月付出代价,知道欺负人的成本,以后她才不会肆意妄为。
完颜凌月闷哼一声,站起来恨恨瞪了叶凡一眼,随后就带着众人狼狈而去。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咔嚓一聲看書
她愤怒,她憋屈,可是不知道叶凡跟完颜洪关系,她只能低头。
他们一走,贾怀义和韩雨媛也狼狈逃走,担心叶凡和徐巅峰找他们算账。
叶凡没有让人拦截他们,只是看着他们背影淡淡一笑……
黄昏,太阳西下,整个魔都漂染着一层金黄。
商业中心的光芒大厦十楼,可以眺望繁华夜景的东侧,有着一个人工温泉池子。
池子不大,但倒满了牛奶和鲜花。
此刻,池子中正泡着一个年轻女子,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脖子挂着一个扑克翡翠。
雪白的肤色和翡翠的碧绿形成强烈的视觉冲突。
她靠在池子边缘,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眼神有着别样的清冷。
牛奶不断翻滚,双腿在水花中若隐若现,画面很是活色生香。
只是跪在地上的贾怀义没半点色心,相反颤抖。
韩雨媛也是脸色难看,紧紧咬着诱人红唇。
“多好的一副牌,你们却打成这样。”
“技术淘汰了,圈钱失败了,你们让我怎么跟福邦先生交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池子中的年轻女人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侧头扫视过贾怀义和韩雨媛一眼。
“当初福邦家族耗费那么大的力气,把整个集团从徐巅峰和孙道义手里抢来,还成全了你们的苟且和功成名就。”
“结果耗费五年,福邦家族不仅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回报,还多了一个难于收拾的烂摊子。”
“你们说,我该怎么汇报?”
她目光冰冷,语气也淡漠,却让贾怀义身躯一颤。
“祁医生,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也不想这个结局的,可是没想到,徐巅峰这么大能耐。”
“他不仅能够获得百亿风投,远程侵入电动汽车,还有足够武力和靠山反击我们。”
“你派给我的十二名福邦精锐,昨晚出去就再也没消息,直到现在都无法联系。”
“你派过来的完颜凌月,也被徐巅峰一个跟班左右开弓打回去了。”
“我们真是明的暗的都用上了,但都压不住徐巅峰啊。”
“最郁闷的是,我们连徐巅峰背后的人都不知道。”
贾怀义呼出一口长气,对半路杀出的徐巅峰非常愤怒。
同时,他心里还懊悔无比,为什么当初就不杀了徐巅峰呢?
如果徐巅峰坐牢的时候就杀掉,岂不是没有现在这些烂事?
他怪自己想要猫捉老鼠,怪自己想要留个‘技术顾问’。
“对,我们调查过,徐巅峰背后不是孙道义撑腰。”
韩雨媛也轻声附和:
“如果是孙道义支持,他会直接说出来,不会遮遮掩掩,也不需要这样神秘。”
“而且我们已经让人打听了,孙道义确实对徐巅峰项目有兴趣。”
“但他的风投公司现在只是观望之中,并没有对徐巅峰实质性投资。”
她给出一个判断:“我怀疑,那个长相很像吴彦祖的小子,怕是徐巅峰的金主之一。”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 咔嚓一聲閲讀
“对,那个吴彦祖,徐巅峰对他毕恭毕敬的,完颜凌月也是被他欺压。”
贾怀义点点头:“他肯定底细不小,或许祁小姐可以问问完颜凌月。”
“吴彦祖……”
年轻女子闻言微微眯起眸子:
“能够压制完颜凌月的确不简单。”
“而且这样一看,十二名福邦精锐也怕是折在他手里了。”
“看来我要派人好好查一查那家伙的底细了。”
她扯过一条毛巾轻轻擦拭自己头发:“看看究竟是谁在跟我们打擂台。”
她眼里多了一丝光芒,好像对叶凡生出了兴趣。
“我已经散出全部人手查探了,估计很快会查到他的底细,以及跟徐巅峰的关系。”
贾怀义抬头瞄了一眼年轻女人,看到她白皙肌肤又马上低头:
“知己知彼,再叫杀手干掉他们。”
他展现着不服输的态势。
“祁小姐,我们两个现在该怎么办?”
韩雨媛挤出一句:
“房子车子被封了,公司也被徐巅峰拿走了,股份也不值钱了。”
“现在后面还一堆人追债,我们是不是该离开新国,换一个地方再来?”
比起叶凡的底细,她更在意自己的未来和光鲜。
“砰——”
没等年轻女人出声,房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踹开。
一道身影旋风一样冲了进来。
正是单枪匹马戴着口罩的叶凡。
他的背后,躺着十几名黑衣保镖。
叶凡嘿嘿一笑:“果然还有幕后黑手……”
看到有人蛮横冲入,贾怀义和韩雨媛尖叫一声:“啊——”
几名膀大腰圆的黑装保镖冲了过去。
叶凡身影一闪,砰砰砰几声,把他们一个个击倒在地。
“蠢货,把人引过来了。”
在贾怀义和韩雨媛下意识后退时,年轻女子双手猛地一挥,无数牛奶向叶凡倾泻过去。
牛奶中,还裹着一把把锋利手术刀。
叶凡见状下意识一躲。
手术刀嗖嗖嗖飞射,全部射在叶凡附近,直接没入瓷砖里面。
接着手术刀又啪啪啪作响,腾升着一股麻醉气息,让人脑袋止不住晕眩。
在叶凡躲避时,年轻女子已经一踩牛奶,身子滑了出来。
她宛如灵蛇一样裹入白色浴巾里面。
下一秒,她一把抓起贾怀义和韩雨媛对着落地玻璃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玻璃碎裂,贾怀义和韩雨媛惨叫着坠落。
“嗖——”
年轻女子身子一纵,也直接从破损窗户撞了出去。
她身子下坠极快,很快追上先后跌落的韩雨媛和贾怀义。
她脚尖连连点击,借着两人身躯不断弹起,缓冲她坠落速度。
“砰砰——”
在韩雨媛他们如炮弹一样摔死在地面时,年轻女子也身子一旋宛如花朵落在一辆车顶。
抬头,正好看见叶凡冲到窗边。
四眸相对。
年轻女子闪出一把手术刀,对着叶凡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威胁!
叶凡冷笑一声,捡起池边一条小内内,咔嚓一声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