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夏逆 ptt-第二百二十八章、勝負之後展示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过了好一会儿,坍塌的山崖裂开,潘龙从里面跳了出来。
他此刻只恢复了两三成的力量,显得有些疲惫。但眼中的光芒反而更加旺盛,脸上更是充满了自信。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躺在山脚草丛之中,昏迷不醒的铁鹰。
这让他忍不住哈哈一笑,再抬手向天。
“流星,归来!”
一道寒光呼啸而来,落到他的手上,正是刚才被他投掷出去的神枪“流星”。
潘龙低头看了看,不由得眉头一皱,叹了口气。
神枪的属性多了一条“轻度磨损”。
承载了他的全力一击,击伤了铁鹰,这件“勇者的老师”世界的神器,已经有了明显的磨损。
像这样的战斗,大概再有个三四次,这件神器就要撑不住了。
火光一闪,毕灵空化身的那只小鸟浮现出现,跳出去落在铁鹰身边,盯着他有些肿起来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然后飞回来,落在潘龙的肩膀上。
“真是厉害!”她大声赞道,“你刚刚那一击打散了他的全身真气,就连功体都被你震散了。结果堂堂一个绝顶大宗师,能够跟比较弱的妖神过招的人物,居然直接给摔晕了!”
潘龙一愣,问:“他是摔晕的?”
“没错。他刚才用全部的精气神挡了那一枪,受了些伤,但老实说不算很重。就是消耗殆尽,连守护身体的最后一丝力量都没了。”毕灵空分析说,“结果从天上摔下来,一下子就摔晕了。”
她笑得很开心:“也亏得这小子身体够结实,如果换成那些以法术入道,身体不够强韧的,可能这一下直接就摔死了。”
“要是堂堂一位绝顶大宗师居然摔死,那这事绝对可以传遍天下,成为后世的笑话!”
潘龙也笑了,但笑过之后,想起一下子就磨损了不少的神枪“流星”,他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可惜这一招的损耗太大!”
“损耗很大?我看你也就休息了大概两刻钟而已。”
潘龙苦笑。
两刻钟的时间还短吗?
以自己那逆天等级的恢复能力,正常情况下,就算濒死的重伤,大概一刻钟也就能恢复到能跑能跳,甚至能跟人正面厮杀一番。
但刚刚那一枪,神枪投掷出去之后,反震的力量在自己身体里面不断激荡,两刻钟的休息时间,倒有一大半是用来化解这份劲气激荡的。
如果不是他能够靠着休息飞快地恢复,只怕光是这劲气激荡,就能要了他的命!
刚刚那一招威力的确是很大,但真的不是可以正常使用的招数。
如果身边没有可靠的能保护自己的人,用了这一招之后,自己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他转念一想——如果没有人保护的话,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来聚气发力,施展出刚刚那一击。
这惊天动地的一击,对他来说,暂时还是超出自己承受极限的,非但不能作为常规手段,就算要作为压箱底的底牌,怕是也还差了一些。
“老师,您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修复兵器的吗?”他将神枪展示出来,只见金黄色的枪头依然如故,但翠绿的枪杆上却多了一些斑驳的细小裂纹,“这枪威力非凡,可却不够结实。再这么用几次的话,我怕它就要完蛋了。”
“完蛋了的话,再找一支枪就是。”毕灵空满不在乎地说,“比方说,用太白精粹打造一杆枪。你要是能够把太白精粹也给打烂了,那就可以算是神功大成了,兵器什么的,到时候也就无所谓啦。”
潘龙苦笑。
老师的说法确是正理,可自己刚才那一击,关键就在于神枪出手必中的誓言效果。
若是换成一杆太白精粹炼制的长枪,坚固倒是够坚固了,可打不中的话,再坚固也是白费啊!
“这枪比较特别。”他解释了一番。
毕灵空好奇地跳到枪杆上,来来回回看了一圈,然后说:“枪头没问题,但枪杆……这是一种极为坚固的树木,即便已经被制成枪杆,依然生机勃勃。我刚刚感应它的来历,只看到一棵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巨树,日月星辰都悬挂在树上——想来它应该跟传说中贯通天地的神树‘建木’是同类吧?”
潘龙点头,北欧神话里面的“世界树”是支撑和联通各个世界的庞大巨木,东方神话里面的“建木”规模比它小很多,但究其本质,却是差不多的东西。
“如果两者差不多的话,也许可以考虑用建木来修补它。”毕灵空说,“建木早已湮没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面,但建木的子孙却遗留下不少。我可以帮你找一些来。”
“建木的子孙……大概也都是参天巨树吧。我该怎么用它们来修复这杆枪呢?”潘龙纳闷地问,“难道把枪插上去,让它自己吸收源自建木的力量?”
“那样或许也行。”
潘龙叹了口气,他意识到老师其实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在“俺寻思”而已。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夏逆 txt-第二百二十八章、勝負之後展示
“俺寻思”或许真的能行,可您是一只红鸟,不是绿皮兽人啊!
几分钟后,潘龙坐在依然昏迷不醒的铁鹰身边,有些好奇地问:“老师,他这要昏迷到什么时候?”
“依我看,大概还要三五个时辰。”毕灵空说,“功体被打散,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他的身体现在进入了深层的休眠,通过这种休眠来修补和调节,让自己重新恢复过来。这个过程需要不少的时间,但好处在于,一旦苏醒过来,就能恢复五六分的力量,基本直接可以战斗了。”
“如果我给他治一治呢?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除非是那种透支自身生命力以催动伤口快速恢复的手段,正常的治疗应该都是可以的。”
潘龙点头,手一抬,一圈金色的光轮浮现,化作巴掌大的莲台,落在铁鹰的身上。
无量光寿千叶莲华。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潘龙这次并没消耗许多功德,但一施展这个神通,顿时感觉到了和往常截然不同的效果。
以往功德通过光轮化作莲台的时候,不仅消耗较多,而且转化过程中明显会感觉到僵硬凝滞,就像是对照着一份自己看不懂的外语文章,用软键盘一个个寻找对应的字符然后打字,又慢又累。
而现在,那篇文章变成了他熟悉的语言文字,可以边读边打字,就连输入法都调整好了。用起来相当的顺手,消耗也小到了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他这次施法的治疗效果其实不算多强,但对于此刻的铁鹰来说,却犹如拨动了一个机关,促使铁鹰体内的真气运转速度渐渐加快。
最多几次呼吸之后,铁鹰体内已经传出了如同山间小溪激流一般的汩汩之声。
然后这声音突然间平息了下去,铁鹰的呼吸从之前的粗重变得平缓,真气溢出身体,化作一层随时都存在的防护。
到此时,铁鹰差不多就算是缓过气来了。
他睁开眼睛,眼中还有几分茫然之色,看来刚才那一摔,让他的脑子受到了冲击,记忆也变得有些模糊。
但当他看到微笑着坐在旁边的潘龙,顿时先是一惊,随即恍然大悟,满脸的警惕和斗志彻底消散,化为沮丧无奈。
“我输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你那一击的确非同小可!如果不是你手下留情的话,铁某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潘龙笑着说:“铁前辈之前一掌打散我功体的时候,也没有跟着追击,不是吗?”
铁鹰摇头:“我在江湖上刚成名的时候,就连北地都还是金帐王庭的牧区。如今我成名数百载,你只是一个成名几年的晚辈。我以大欺小,就已经足够丢人的了,要是在一路追着打,那我的脸甚至都不够丢,要丢到我父王的面子了……”
他苦笑着说:“何况,我当时要是追过去,岂不是正好迎面撞上你那一镖?到时候怕是连救都救不回来,直接就死了!”
潘龙挑了挑眉毛,没想到铁鹰甚至都没看清自己刚才其实扔出去的不是飞镖,而是长枪。
“铁前辈,之前的约定……”
“不用说了。”铁鹰打断了他的话,“这一仗,铁某在公平对决之中输给了你,心服口服!你的飞镖当真是神鬼莫测、无可匹敌。铁某接不住你的飞镖,甚至要靠你相救,才能保住性命……事已至此,我哪里还有脸面阻拦你?”
他脸上的沮丧之色,简直快要凝结成黑气:“你走吧。日后但凡江湖争锋,你在的地方,铁某也好,我的门人弟子也好,必定退避三舍,绝不拦在你的面前!”
说完,他纵身跃起,也不闻呼啸风声,就这么朝着远方飞去。
当他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毕灵空又伴随一团火光浮现,笑呵呵地说:“他这下可惨了!”
“怎么了?”
“他这一仗输得太难看,已经有了心魔。除非他能够走出这一战的阴影,否则绝无修成长生的希望。”毕灵空用翅膀拍着潘龙的肩膀,笑得很愉快,“徒弟啊,你刚才一枪把一个距离长生已经不远的高手直接打落了境界,真是太牛逼了!”
潘龙苦笑。
牛逼吗?
说实话,他也觉得挺牛逼的。
但看铁鹰那沮丧到几乎要黑化的模样,直觉就告诉他,似乎有点……不大妙。
“也许你该考虑杀人灭口的。”毕灵空笑着说。
潘龙摇头:“没必要,大家又没有仇怨,也没有什么无法调和的矛盾,分胜负就够了,犯不着分生死。”
既分胜负也分生死,这话说起来很帅,但做起来……有这种习惯的人,一般都活不久。
他的脚下腾起一阵狂风,整个人飞了起来,对照了一下地图,继续朝着幽州襄平府的方向飞去。
已经耽误了一些时间,不知道京畿那边的消息是否传到了襄平府?也不知道那些找巡风使麻烦的守旧派,是否针对商满的案子,做了别的布置?
但不管怎么说,有了陈国公赵贤达这个关键的证人,可以证明杨芳的死其实是赵贤达操纵,并非官官相护逼迫而死,那商满就可以走出被污名逼迫,不得不以死来自证清白的绝路。
到时候哪怕是最简单的将功折罪,都可以将死罪折成活罪。
以商满这些年的贡献,当年的陈年旧案加上情有可原,功罪抵消之后,估计也就是几年徒刑而已。
这不算是什么完美的结果,但起码是可以接受的。
另外一边,铁鹰满脸沮丧地飞在空中,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输给一个初出茅庐没几年的小孩子,着实让他受了极为沉重的打击。
虽然潘龙可能是仙佛转世——不对,现在他可以肯定,潘龙必定是仙佛转世。但仙佛转世又如何呢?人家毕竟还没重新修成长生,甚至连天人合一都还没达到。
以他绝顶大宗师的身份,输给寻常宗师,都是丢人现眼。
居然输给了一个返璞归真的真人……
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向父王报告这件事。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父王听了自己的报告之后,会是如何的惊讶和失望!
“唉!”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又唉声叹气。
“真是丢人现眼!还不如死了干净啊!”
就在他自怨自艾的时候,他身后的虚空微微一震,一道寒芒悄悄浮现。
铁鹰心头警兆大起,但还没等他来得及转身迎敌,那道寒芒就已经飞到了他的背后,洞穿了他的护身真气,击中了他的后颈。
铁鹰的身体猛地一震,眼中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但这光芒很快就变得黯淡,最终消失不见。
他的身体颓然摔向地面,重重地落在地上。
这次,他摔落尘埃的样子,和不久之前看起来颇为相似。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夏逆 楚白-第二百二十八章、勝負之後閲讀
但这次,他却再也没有自己恢复的机会了。
趴伏在地上,已经不再是曾经威震天下的绝顶大宗师铁鹰,而只是一具摔断了好几根骨头的尸体。
鲜血从他的身上汩汩流出,很快就将周围一大片地面染成殷红之色。
如果有仵作来验尸的话,就会发现那些摔伤其实并不足以致命,真正致命的伤势,是一枚从背后飞来,打中了他后颈,击碎颈椎,然后直贯入脑的暗器。
而如果这仵作切开他的头颅,找出那枚暗器的话,便会发现,这暗器其实是一枚铜钱。
一枚和寻常铜钱大小相似,却有着“天下太平”四个字,以范铸法铸造的铜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