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ptt-第1101章 左手還是右手(上)讀書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高二郎,你来猜猜,我两只手,只有一颗玉珠子,猜中的话,这皇帝的位置,就让你坐了,如何呀!”
高伯逸看到高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只是那笑容,阴恻恻的,整个人都带着一种病态的森然。
“怎么,你怕了么?你是二郎,我也是二郎,所以,我们是一样的!”
看到自己不说话,高洋继续说道:“如果猜错了,那么,朕要砍你一只手哦,你是希望砍哪一只呢?”
“右手吧。”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高伯逸不由自主的答道。
“呵呵,我偏不,我就喜欢砍你左手,快点猜!”
说到这里的时候,高伯逸似乎看到高洋的头上长出了恶魔的角!
“在你的……左手吧。”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梦,高伯逸却没有办法控制梦中的自己。
“猜错了哟!”
高洋张开左手的手掌,高伯逸发现对方的掌心空空如也。
“不,不对,是右手!”
梦里的自己,显然不像是现实中那样从容不迫。
“又猜错了哦。”
高洋摊开另外一只手,发现依然是空空如也的。
这特么的……真是让人无力吐槽。
“来吧,让我砍一只手!”
高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来一个斧头,却朝着高伯逸的脑袋砍过来!
“卧了个槽!”
喊了一句梦话,高伯逸从噩梦中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身边一左一右两个光溜溜的女人,左边是李沐檀,右边是张红娘,昨夜又是玩得很疯狂的一个夜晚。
高伯逸的两个手臂都被抱得死死的。
他小心翼翼的将手臂从二女怀里抽了出来,一个人悄悄的穿好衣服,来到书房。直到现在,他都是惊魂未定。
那个梦毫无征兆又让自己心有戚戚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预示。可能是今夜房事实在是太过于欢愉和放纵,所以现在回想起来,反而会有些心虚和警惕。
“左手和右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高伯逸冥思苦想,却没有什么头绪。
以前,他是很相信科学的,但是现在,他除了很相信科学以外,也很相信玄学。
按照常理,高伯逸这个人应该已经被淹死在水井了,他这个来自后世的灵魂,如何能够在这具身体里呢?
既然自己都是个“怪物”,那么对那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事情,还是保持些敬畏比较好。
“张红娘这个蠢女人,她爹的地图都挂倒了!”
高伯逸瞥了一眼张晏之书房的墙壁上挂着的北齐地图,发现应该是张晏之拿到桌案上细细查看过,然后又被某个笨手笨脚的女人挂到墙上去的。
不仅没挂正,而且还转了九十度!
毕竟,地图没写名字,不知道的人,正着挂侧着挂对他们来说没有区别,反正也看不出来。
然而,当高伯逸再去看第二眼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侧着看这幅地图,邺城就像是人的头,而晋阳就像是人的左手,洛阳像是人的右手!
“猜左右……么?”
高伯逸脑中灵光闪现,好像抓住了什么最关键的东西,却又不是很确定!
“竹竿!”
他高声喊了一句。
“主公,在下就在门外。”
竹竿幽幽的说道。
他今夜可是听到了很多不该听到的声音,两个女人此起彼伏的呻吟欢唱,啧啧,平日里端庄贤淑的模样,真难想象,实在是太精彩了,可惜不能说。
要不这事能吹牛吹一辈子了。
竹竿有些“锦衣夜行”般的失落感。
当护卫的就是这样,主公的隐私是第二位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只要嘴巴足够严,没有人在意你看到过什么,听到过什么。
“去把张晏之叫来,快一点,他在神策军大营!”
高伯逸有些急切的说道。
竹竿的脚步远去了以后,他这才拿起油灯,走到那张挂歪了的地图跟前,仔细的观看。
“北周两路出击,一路走平阳和鼠雀谷,一路走潼关和洛阳,这是让我去赌周军主力在哪一路,对么?”
高伯逸很迷信的认为,这是死去的高洋不甘心他一手缔造的齐国吃大亏,所以“托梦”给自己。
当然,也完全可能是自己想太多,根本无事发生!
半个时辰都不要,张晏之就风尘仆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里本来就是他的书房,今日是高伯逸来看自己的女儿张红娘。
然后不知为何,李沐檀也带着礼物上门来看望张红娘,最后……三人就一起大被同眠了。
至于这背后有没有什么心机,张晏之不想知道,也不感兴趣。他只知道他现在有个外孙叫高承景,前途可期。
这就够了。
“主公相召,如此急切,是为了什么呢?”
张晏之疑惑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高伯逸难得不应该在温柔乡里面么?
“你看这张地图,看出什么了没有?”
高伯逸指了指自己用炭笔圈出来的几个位置。
晋阳,洛阳,邺城。
“不知道是不是属下眼拙……这三个看起来,很像是一个人的两只手和一个头。”
不得不说,地图正过来看的时候,根本不觉得如何,但是侧过来看,效果则完全不一样了。
果然是这样么?
高伯逸微微点头,如果只有自己看出来,那么可能是巧合。如果大家都看出来了,那么这里面或许带着一些有规律的东西。
“如果你是宇文邕,嗯,周国皇帝,那么你若是对齐国开战的话,会怎么样?”
高伯逸沉声问道。
“以如今齐国的国力和大都督的能力来看,一战而灭齐,乃是无稽之谈。宇文邕只要不是脑子坏了,断然不会做这样不智的事情,所以……”
张晏之皱着眉头,随即强调道:“晋阳乃是齐国的防卫之根本。丢了邺城,晋阳还在,未尝没有胜算能翻盘。而一旦丢了晋阳,光靠邺城一地,夺回是难上加难。
宇文邕脑子没傻掉的话,一定知道,打晋阳需要付出的代价极大,成功的可能性却极小!他是不会这么做的。”
张晏之不愧是在高岳面前出谋划策的军师,对这一套分析得很透彻。其实高伯逸也是这么想的。攻略晋阳,必须要等北齐极为虚弱,失去救援能力以后才能进行。
别看宇文泰打邙山之战惨败,别看宇文护打邙山之战成就高长恭之名,实际上,在开战前,他们已经把很多问题想明白了,人家一点都不蠢的!
“所以?”
“所以我要是宇文邕,只要得到洛阳就能收兵,只要夺得洛阳,那么……一本万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