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農夫兇猛-第734章 土著開局分享

農夫兇猛
小說推薦農夫兇猛农夫凶猛
当李斯文做出某个决定的时候,他的本体正在神女峰巅与阿狸,雪二,雪五一起看日出。
此刻,朝阳如火,雪山如玉,金色的光芒沿着一座座雪山的轮廓起起伏伏,壮观又神圣。
等吃过丰盛的早餐,李斯文仍然很有兴致的眺望着万里冰川,连绵雪山,这无边景色,当真令人发指的好看。
毕竟,这是真正属于自家的资产,底牌,与小金库的余额一样,永远看不腻。
“大王难得有兴致来看我们,我们都还以为那个火黎真的那么绝色,让大王流连忘返……”
雪五小声开口,这不算是牢骚,而是阿狸不屑问,雪二不想问,只好她来问了,有些事情,得争取才有收获。
不然早晚有一天会感慨,只听新人笑,哪知旧人哭?
“火黎……”
李斯文的思绪还未抽离回来,许久之后,才若有所思的开口,“我们有一个竞争对手了,这个对手的特点是,喜欢给自己铺好后路,并做好应对任何突发情况的准备,并通过提前铺垫,挖了满地大坑之后,才会果断出击,而这个时候距离胜利也只剩下1%的距离了,你们,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听到李斯文谈起正事,雪五立刻坐直了身子,雪二则转过头来,有点迷惑,只有阿狸还在小口小口的吃着早餐。
“有人在针对我们布局?”雪五问道,这种情况下通常都是她来对答,因为阿狸不喜欢想这些,雪二则能力有限。
“布局?也算是吧,但暂时我还没有太明显的证据,不过根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理论,我们这个世界招人嫉恨这么久了,位置又是如此的得天独厚,想不被人布局都是难的。”
“而之所以我们之前没有感受到有什么谋划在针对我们,是因为,权限这两个字。在这里,权限大过天,只要我随便改个念头,对方谋划的再好的局面,再精美的布局也是废纸一张。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我入局才是最难的。”
李斯文平静的说着,但更像是在说给他自己听。
“需要我推演占卜吗?”
阿狸抬眼过来,有些期待,她还是玩心比较重……
“暂时不必,凡走过必留下痕迹,推演占卜也不是什么万能的事情,第三序列和第四序列能人无数……好吧,第五序列也是有能人的。”李斯文想起小慕,于是又添了一句。
虽然小慕从未详细说过他的过往,但李斯文是什么人,怎能忽略这种最好的细节追溯来源?
所以他早就动用了自己的权限,把小慕从出生到现在,尤其和他的胖表哥接触的一切细节都无声无息的搞到手,并且彻底锁定了两个嫌疑人,或者说,是让他都不得不小心应对的两个重要人物。
小慕和大胖脸。
而根据他们过往的经历,李斯文给他们做了个人物卡。
姓名:慕少安
老家:第五序列
危险程度:八颗星
致命天赋:不死复生(毕竟能以身体抗住第三代杀虫剂诅咒的也没几个),机械统治(居然能号令机械丧尸,随时可以变成机械魔君),致死直觉(掀桌大侠就是他)
性格:中二,热血,固执,虽然外表像个痞子,内核却是个英雄
行为模式:不是在准备掀桌,就是在掀桌中,所以不要给他机会。
关系:老乡+500点好感,救命之恩+1000点好感,目前友善1/3,因为他分成了三份……
——
姓名:张·牙舞爪·胖子·扬(这是小学时李斯文给起的外号,胖子还委屈的哭着去找美丽的班主任老师……)
老家:第五序列
危险程度:八颗星
致命天赋:小号之王(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挖坑之王(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给自己挖坑),老硬币(绝对不会冲锋陷阵,如果有,那就一定是小号)
性格:谨慎,假面,狡诈,贪婪,被迫害妄想症晚期,善于通过攻击自己而十倍攻击敌人……
关系:一生死敌,这是从小学一年级时就已经确立,且双方赌咒发誓此生此世都无可更改的关系。
——
把这两张人物卡扔到一边,李斯文继续道:“既然权限就是我最大的优势,所以如果要对付我自己,就得从这方面着手,比如,让我把注意力暂时投放到其他世界,让我遇见一个难以拒绝的机会,毕竟利益动人心啊!”
“而只要我离开自己的世界,我的权限就不好用了,或者注意力就被分散了……”
李斯文说到这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刚刚做的那个决定,可不就等于中招了?
这种事情不需要证据,甚至都不需要理由。
他是靠什么立足的?
权限!
权限又从哪里来?
是他掌握的这个世界,如果他因为丰厚的利润想去染指其他世界,这对于别有用心者来说就是最大的机会,他就会成为诱饵上的鱼,被钓钩一点点的勾住,直到无法脱身!
“所以,我们的基础,一直都在这里,这一点永远都不能忘,但是如果有人想和我玩,那就玩玩好了。”
李斯文的意识散发开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吃掉诱饵,吐掉鱼钩,把这件事当做是一种默契的较量……
当然,他自然不会真的这么幼稚,敌人想用这种方式引诱他入局,他也正好借这个事情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因为接下来,他有一件大事要做……
——
“这种蜂蜜大概真的能解除毒素,刑老二,把这个事情告诉大家,另外也尽可能多的收集一些。”
“董大郎,你带几个人去支援一下白小二的长枪队,玛德,这群倒霉鬼,总不好见着他们死在这里。”
李斯文大声吩咐着,然后将已经装得满满的牛皮水囊绑在肋下,然后大踏步的去了百多米外,顺路还割了几棵野草,塞进牛皮背包里,而他的目标是一头被斩去了脑袋,翅膀都被砸断了的秃鹫尸体。
这玩意的肉不能吃,也不会好吃,但羽毛很坚硬,品质很好,用来制作上好的羽箭再合适不过。
等到王十八将军要求的一刻钟时间结束,李斯文也弄到了数百根品相不错的秃鹫翎羽,以及两个秃鹫的眼珠,一颗秃鹫的心脏。
这自然是有用的,但已经与赵小五的人设发生了一定冲突。
不过李斯文既然要想拿下这个世界,也就不需要掩饰什么了,他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要从入侵者,变成被这个世界认可的救世主,这是一条捷径。
另外,赵小五的身体本身就是净化士兵,也会有很大的优势,在这一点上,便是那些剑修也比不上。
这个时候,由于使用毒蜂的蜂蜜作为解毒之物,效果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至少能让一部分轻伤者能跟上队伍,实在严重的,就被抛弃了。
李斯文的百人队里出现了二十二个轻伤者,三十八个重伤者,六个死者,而隔壁长枪兵则有十九个轻伤者,余下不是死了,就是重伤。
许多重伤士兵口中呜呜哭喊着,哀求被带走,但军令无情,何况这深山老林的,天色又昏暗下来,眼看就有一场大暴雨,再不离开,那是找死啊。
“将军,我可以带队断后,最起码,也给这些兄弟找个能养伤躲藏的地方,我保证,天黑之前就追上大军。”
李斯文站出来说话了,那位王十八将军一瞪眼,正想喝骂,脑子忽然一阵迷糊,不知怎么就同意了。
于是李斯文就领着三十三名弓兵留下了,他倒不是有什么做逃兵的想法,更不是为了收买人心,毕竟他只要一个念头,这五万人马都会乖乖听话,他只是在做一个试验,或者,是给这个世界演一场戏。
戏的内容就叫做——坚韧不屈,义薄云天,机智果敢,坚持原则,心地善良,热爱自然,嫉恶如仇,反抗暴力,反抗强权,自由平等的赵小五,就是你要找的救世主啊!
留下来的重伤员不少,足足二百多个,轻伤员则只有十几个,连李斯文的百人队里都有一些轻伤员跟着大部队走了。
“马上就要下雨了,可能会有山洪,所以先把他们搬运到那座高岗上。”李斯文此时就很专业的四处一瞅,便指了指三百米外的一处山岗,而他们此刻的位置是山谷,百分百会被山洪光顾的。
两百多个重伤员不太好搬运,另外还有武器,辎重什么的,也就是士兵们实力最低的都是英雄级,所以倒也不会很累。
李斯文也跟着一块搬运,很机警的样子,偶尔还会收集一些物资,并吆喝着其他人,就算是重伤员,也不能丢弃武器盔甲,开玩笑呢,这个世界目前并不友好。
等他们才把重伤员都搬到山岗上,狂风大作,天空中电闪雷鸣,跟着就是一阵瓢泼大雨。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粮食都盖好了,草,找地方避雨!”
李斯文在风雨中来回跑着,吆喝着,就像是在照顾一群小鸡仔,看得大家都很感动,但没人知道,他正希望这场暴风雨洗走他身体上有关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尘埃。
嗯,普通的风雨当然没有这个本事,但如果是世界规则的浓度达到了0.1%的风雨呢?
只能说这个世界的残缺先天生灵还是缺乏对付入侵者的经验,至少缺乏对付李斯文的经验。
于是乎,别的士兵还如鹌鹑一样躲在各种遮盖物之下,就李斯文中气十足的在暴风雨里四处乱跑,甚至连身上的衣物,鞋子都跑丢了,头发都散了,但他仍然无所畏惧。
因为若是这一场暴风雨不把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气息给洗干净,哪怕有一点点存留,那么基本就失去了这个机会,世界只用一天时间就能牢牢记住你。
你,就是一个外来者,再怎么伪装都没用。
但这暴风雨并不好挨!
李斯文是领主级的实力,才过了几分钟都觉得身体发虚,生命值体力值都在狂跌不止。
这是世界对外来入侵者的惩罚,半步传奇在这样的暴风雨里都无法一直扛下去。
一般来说,就算是魔君都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毕竟,他们从来都是喜欢用代言人的,而没有哪个代言人会疯子一样在暴风雨里大喊大叫,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只有李斯文了解,此刻这暴风雨真是天赐良机,当然早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候,这场暴雨就已经在他的算计之中了。
此时生命值体力值不断下降,怎么办?
当然好办,拿出牛皮水囊,李斯文就大口大口的吞吃着蜂蜜,这东西属于高热量,高能量的东西,又是土著物质,配合这暴风雨,正好由内而外的将身体内外的一切不属于本世界的气息给排出去。
尤其还能不断恢复生命值体力值,简直一举多得。
暴雨一口气下了三个小时,五斤左右的蜂蜜被李斯文吃了个干净,他还顺手抢了别人的一袋子蜂蜜。
总之暴风雨停下的时候,他也正好虚脱的泡在一个大泥坑里,两眼翻白,却是肚子里不知灌了多少泥浆……
等其他士兵眼含热泪的把李斯文化身的赵小五给拖出来的时候,一队十人的剑修就已经寻过来,为首的剑修很仔细的打量了李斯文良久,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反倒是李斯文接下来上吐下泻,又是发烧又是昏迷的,很狼狈。
“大军已经在前方十五里外驻扎,你们需要尽快归队,不要妄想着做逃兵,那下场会很惨!”
为首的剑修警告一声,就潇洒离去,他们都会御剑,所以在这地形复杂的山林真是占了大便宜。
只有李斯文心中微笑,他此刻虽然狼狈,但却已经是一个十足十的土著生灵了,嗯,别在意这个世界会不会思索他的形状有什么不同,先天生灵的思路和人的思路是不一样的。
它只认气息。
世界,也只认气息。
土著的这种身份,可谓是玄之又玄的。
此时不止是他,连跟着他的这二三百伤兵,从另外世界带来的气息都减少不少。
如果说李斯文是土著,那他们就全都可以算作是野怪了。
至于这样的身份有什么好处?
呵呵,他们在这山林里呆了几个小时都没有遭到攻击,这就是最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