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二十二節 回京展示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看见冯紫英踏进府门,玉钏儿简直不敢相信,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跑过来扑进冯紫英怀抱里,“爷,您怎么回来了?啥时候回来的?”
冯紫英也有些激动,抱着玉钏儿娇润的身躯温言安抚。
一走三个多月,从到永平府就再也没有清闲过,比起在翰林院的优哉游哉,永平府的日子简直太充实了,充实得让人每天一大早起来就要盘算今天该做哪些事儿,能不能完成。
整个六月他只在家里住了不到五天,其他时候不是在迁安、抚宁、榆关港,就是在三屯营蓟镇所在,还去了一趟昌黎。
这年头,各县距离看起来也就是一百多里地,可去一趟就得要大半天,然后谈完事儿,基本上就说天黑了。
永平各县社会治安都不是很好,即便是带着尤三姐和冯安冯泰以及其他吴耀青招募来的好手,但是如果抹黑赶夜路,一支强弩就能让你一命呜呼,防不胜防,所以吴耀青也坚决反对冯紫英走夜路。
尤其是现在冯紫英在动了卢龙士绅们的利益之后,酷烈的手段固然让许多士绅胆战心惊不寒而栗,但是一样也让有些人恨之入骨,甚至不惜铤而走险。
而且冯紫英去每个县也不简单是说完事儿就走,比如去昌黎,他便要和昌黎县令、县丞谈惠民盐场的事儿,问题是这事儿根本不是昌黎县能解决得了的。
原来隶属于长芦都转运盐使司的惠民盐场早就被摧毁一空,盐户也四散奔逃,而接管的却是昌黎的士绅大户和商贾们。
他们将偌大的盐场盐田分成了无数块,各自占据一片,美其名曰废物利用。
而长芦都转运盐使司两度收回盐场,最后又被海上来的倭寇袭击而荒废,最后长芦都转运盐使司只能望而兴叹,而昌黎本地大户们分割之后,却再也没有遭遇倭寇袭击。
冯紫英需要了解这中间究竟藏着什么猫腻,而没有人会欢迎冯紫英这个永平府的同知来调查了解这背后的故事。
还有北面和蓟镇军将有勾结的盗匪究竟是什么来路,现在还有些扑朔迷离。
唯一能确认的就是肯定和李成梁和麻贵的部将们有瓜葛,甚至也和边墙外的蒙古马贼有牵连,这样一看这些盗匪马贼的性质就相当复杂了,甚至还超越了民族界限,蒙古人,汉人,军中将士,为了利益都能纠合起来。
虽然冯紫英只是一个同知,但是朱志仁的缺位让许多事务本来该是协助,但是却变成了主打,但冯紫英还不能拒绝,很多事情自己出面去做,真正有了麻烦或者羁绊的时候,朱志仁才好出面,这就是所谓的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相得益彰。
冯紫英也不吝于努力辛苦一番,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基层锻炼,最直观地了解这下边官府的运作模式。
抱着温香软玉的玉钏儿,冯紫英心中感慨无限。
少女温热的泪水渗透了冯紫英胸前衣衫,忍不住摇摇头,冯紫英摩挲着少女秀发,“好了,爷回来了,怎么还哭了?”
“奴婢太高兴了。”玉钏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挣扎着分开。
“怎么,只是太高兴了,不想爷?”冯紫英抿着嘴逗弄着丫头。
玉钏儿姣靥晕红,美眸含情,“想,奴婢想爷了。”
看见玉钏儿眼波流盼,樱唇似火,冯紫英哪里还能按捺得住,抬起对方的粉颊,轻轻印下,另一只手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探入了对方的胸襟衣衽中。
盛夏时节,衣衫单薄,蓝底白边的衣衽被冯紫英挑开插入,肌肤如玉,探手腻滑,盈盈可握,……
玉钏儿还是从未品尝过这般情事的雏儿,被冯紫英这么一来,如中雷殛,全身顿时瘫软在冯紫英怀中,那红晕扑面,粉颊娇红,一双杏核眼微闭,很有点儿任君采撷的意思。
只可惜时间地点都不合适,否则冯紫英还真有点儿想要采摘这朵已经娇艳无比的花骨朵儿了。
算一算玉钏儿也十六岁了,这个时代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大部分都出嫁了,比不得金钏儿的娇媚冷艳,但是却多了几分清新温婉,让人心里痒痒的。
娇喘吁吁,罗带轻分,冯紫英不无遗憾的把对方抱起进屋,让对方在自己怀中慢慢平静下来,手眼温存一番也就差不多了,这丫头未经人事,这般随意要了她身子,未免有些轻率了。
“爷,……”缩在冯紫英怀中,小心地把肚兜系好,整理好衣衫,玉钏儿眉目间也多了几分柔媚。
“嗯,放心吧,你是爷的,终归跑不掉,嗯,今日怎么没去栊翠庵?不是说妙玉很希望你住在栊翠庵那边么?”冯紫英笑着帮玉钏儿拉平衣襟。
玉钏儿也有些不好意思,谁曾想到情不自禁之下,自己居然和爷有了这般亲昵,她不是小孩子了,也见过自己姐姐和香菱与爷恩爱之后那份情形,甚至也听过床,对男女之事已经有了一些感受。
今日被冯紫英这么一阵轻怜蜜爱,一颗心更是牢牢系在冯紫英身上,恨不能镶嵌在冯紫英怀中不起来了。
不过她也知道冯紫英回来肯定是有特别的事情,地方官员未得批准是不允许进京的,这个规矩冯紫英在去永平之前就和她们说起过。
“也没有爷说的那么夸张,妙玉姑娘只是有些不太习惯一个人生活,奴婢平素里还是在府里这边儿,也就是隔着二三日去那边一趟帮着拾掇一下,一来二去妙玉姑娘也就适应了,不过若是妙玉姑娘真要给爷当媵,那奴婢去给妙玉姑娘当丫头也不错。”玉钏儿还是纯真性子,“不过她若是不肯给爷作媵,奴婢是冯家人,是断断不会去侍候她的。”
冯紫英心中一阵感动,这丫头完全是看在自己面子上才会去帮妙玉的,正如她说的,她是冯府人,若是妙玉不嫁入冯家,她凭什么去侍候妙玉?
“好了,不说这事儿了,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在府里歇着。”冯紫英爱怜地抚摸了一把她的秀发,“一句话,我的玉钏儿是宝贝,不用看谁的眼色,……”
玉钏儿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奴婢可不是什么宝贝,奴婢就是一个小丫鬟罢了,侍候好爷才是奴婢的本份儿,对了,爷还没有回那边去吧?”
“嗯,先说过来看望一下母亲和姨娘,再说回那边。”冯紫英点点头,“这一趟回来可能会呆两三天,……”
“就只能呆两三天?”玉钏儿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也是永平府的官儿,可不是这顺天府的官啊。”冯紫英放下手,“走吧,爷去给太太和姨太太问安。”
冯紫英回到自家正屋时,沈宜修她们都已经得到了消息,早早就在屋里候着了。
看见脸庞圆润了许多的沈宜修,已经隐隐有了几分要做母亲的气息,腰部倒是看不出多少端倪来,毕竟也只有三四个月,沈宜修身材本来就苗条,穿上宽松的长裙,外罩一件比甲,更是看不出什么来。
“妾身(奴婢)见过相公(爷)。”沈宜修和晴雯、云裳都先福了一福见礼,沈宜修还好一些,能稳得住,只是眼圈儿有点儿红,而晴雯和和云裳则是落泪了,尤其是云裳,恨不能就直接扑到冯紫英怀里来了。
扶着沈宜修抚摸了一下她的小腹,冯紫英似乎能感受到她肚里胎儿那份血脉相连的感应,之前离开时,沈宜修几乎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现在,三个月过去了,一个生命正在成形。
“好了,别这么压抑的模样,爷回来了,虽然是只回来两天,那也是好事儿,怎么一个个红眼抹泪的?”冯紫英笑着安抚沈宜修,“一切安好吧?”
沈宜修有些羞涩地点点头,“都好,太太和姨太太每日都要来看妾身,妾身也按照相公的要求每日都要走一圈,活动一下,……”
“嗯,这些运动不可少,头胎本来就要难一些,所以必要的活动是保证顺利生产的关键。”冯紫英鼓励道。
一行人终于回屋,晴雯和云裳虽然也不舍,但是也知道该留下空间给二人,都知趣地掩上门,留下二人独处。
一直到丫鬟们都离去,沈宜修才依偎在冯紫英怀中,呢喃细语,叙述着这三个月来的思念和家里的情形。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冯紫英也很耐心的询问着,然后扶着对方坐在床头,靠在自己怀中,是不是插上一两句话,问一问。
难得的温存细语,是对孕妇最好的抚慰,一走三个月,冯紫英想着自己还有二尤和金钏儿、香菱,而沈宜修也就值能独守空房,而且还是一个孕妇,心中也有几分歉意。
“爷这一次突然回来,可是有什么事情?”沈宜修也是官宦出身,自然知道地方官员未得皇上召见或者朝廷谕令,是不能随意回京的。
“嗯,是齐师来人传达内阁的谕令,可能是要就为夫这段时间在永平府做的事情吧。”冯紫英笑了笑,“可能朝廷诸公有些坐不住了,想听一听情况,还要看皇上会不会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