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笔趣-596.行路難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周军大营。
西岐文武聚在中军大帐之内,商议着三日之后的斗阵。
姬发端坐在案几前,望向身侧的姜子牙,一脸严肃,道:“三日后的斗阵,就仰仗相父了。”
姜子牙拱手,面露傲然之色,道:“尽管放心,老夫管叫那商军有来无回….”
议论正激烈间,忽然有传令兵来报:“不好了,不好了!”
姬发正要出言,姜子牙先行一步,不悦道:“何事如此惊慌?”
传令兵看了看姜子牙,又看了看姬发,略微犹豫一阵,才道:“大王、丞相,崇将军运送的粮草全都….损毁了!”
姬高之所以迟迟没有动身领军北上联络伯邑考,就是因为缺少粮草。
周军东征时所携带的粮草,经历几番战斗后,已经没剩下多少,必须等到后方运输的粮草送来,才能分兵。
姬发听到粮草损毁后,立时便皱起了眉头,问及详情:“崇应鸾武艺不俗,些许乱兵绝无可能截断粮草,商军又一直坚守汜水关,粮草到底是如何损毁的?”
姬发也没有提问罪的事,崇应鸾是崇黑虎的儿子,崇黑虎当年在羌人手中救了他一命,可以说是有救驾之功,而且是最早投靠西岐的仙人之一,又曾带兵攻打朝歌,忠心没的说。
相知相惜相爱相伴25年 纳米艾斯
人家老爹有如此功绩,姬发自然不好意思过多苛责崇应鸾。
一边的姬旦倒是有心问责,想削弱这些仙道中人的声势,可见姬发不动声色,也不好多问,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粮草问题。
这时候运输粮草,最怕的就是粮草损伤、发霉,或者是半路耽误太长时间而消耗。
武泽天 玉米爆花
整个运粮途中,一般会耗损五成以上,而运粮的民夫中途也会耗费粮食,要是道路崎岖一点,不做夸张,也得损耗四份粮草才能运一份到前线。
可以说,崇应鸾运输的这批粮草几乎是翦商之策百年以来,西岐好不容易屯下来的一点家底,可这一下,说没就没了。
“倒也不是崇将军的过错。”传令兵开脱道:“道路曲折难以运输,崇将军也是一片忠心,想要尽快将粮食送抵前线,减少途中粮草损耗,以便大军有过多粮草可用,所以特意寻了一条水路。”
“崇将军亲自探了路,若是通过这条水路运粮,足以将路途缩短三日,却不想天有不测风云,途中陡遇风浪,翻了船,粮草…十不存一。”
听完一切后,姬发愁眉不展,现在正是冬时,能去哪里筹备粮草呢?
若是粮草不支,别说撑到姜子牙的计策生效,就是这正面战场,也无以为继啊!
要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向各路诸侯借粮了。
姬发不由得看向姜子牙,万不得已他是绝不会像这些诸侯借粮的,这些诸侯本就因为高规格超度士卒而不满,要是在借点粮暴露自身不足,好不容易通过东征行军在他们心中竖立的威信,必然动摇。
尽管形势不太乐观,姜子牙依旧极为淡定,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
就在众人苦思之际,忽然又有人来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报,外面有两个自称是丞相师侄的人前来投奔!”
姜子牙长须一抚,轻轻点头:“让他们进来。”
两个长相有碍市容的龙套入了帐中,见了姜子牙便拜道:“弟子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韩毒龙、薛恶虎,特来为师叔送粮!”
“噢?粮草何在?”姜子牙毫不意外,表情没有任何波澜。
“弟子随身带着。”韩毒龙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竹筒,道:“粮在筒里,可供应千军万马所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姜子牙道:“取来与大王及诸位将军看看!”
“是!”韩毒龙颔首,将手中粮筒倒置,霎时间便有无数米粮堆积成山。
“好好好!”姜子牙站起身来,连连拍手:“这米粮足以大军用度,着实解了燃眉之急,你二人功不可没!”
薛恶虎摇头谦虚道:“师叔谬赞了,讨伐无道昏君,乃顺应天命,我辈修士自是义不容辞。”
“也好。”姜子牙顿了顿,道:“你二人先行退去,将米粮取出,听候调用。”
“是!”两人拱手,恭敬退了下去。
姜子牙回首对姬发一礼,道:“大王,粮患已解。”
“嗯..”姬发点点头:“如此,令十五弟立即整军出发,与大兄汇合,只待北海沦陷、姜桓楚出兵北上支援,便可首尾夹击,多路诸侯齐进军,一举攻下朝歌!”
“大王说的是。”姜子牙话音一转,道:“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
“何事?”
姜子牙轻敲几案,闻到:“诸将以为,我等现在应该做什么?”
“自然是养精蓄锐。”
“是啊,依照丞相的计策,斗阵不过是拖延时间,等到各方战事焦急,才是我等用力的时候。”
“难道说,丞相对斗阵没什么信心?”
最后一句反问,是姬旦说的,他总觉得粮草损毁十分怪异,消息刚传来,就有仙人及时送粮,太过巧合,现在姜子牙掌握着大军粮草命脉,无形间地位又提升了。
这也不怪姬旦多想,他早就开始猜忌这些仙人,无论是巧合还是有心,在这样的心态下,都会以怀疑态度看待一切。
姜子牙见没人猜出自己的意思,哈哈笑道:“张桂芳必来劫营。”
一石激起千层浪,早前姜子牙定下四策的最初目标,就是引诱张桂芳出关,将他们奈何不得的张桂芳给解决了,如此才能与商军一战。
可现在姜子牙突然说张桂芳会来劫营,这不是放屁呢?
便是闻仲亲自探营,也只是远远一观,没有靠近他们的营盘,更别说一直猥琐在城头上时不时吼两声的张桂芳了。
张桂芳要真这么容易出来,哪犯得着连用四策?
姜子牙道:“这还多亏了纣王。”
姬发道:“还请相父解惑。”
姜子牙点头,道:“今日斗阵,我军稍占劣势,纣王却假仁假义,以平手鸣金收兵,此举虽能稍稍收拢些士卒之心,却会让将领不忿。”
“尤其是那张桂芳,张桂芳知晓我军无法抵抗他的妖术,只需正面对敌,便可建功立业,如此一来,便是斗阵,只怕也是不情愿而为之,今日更甚,商军分明占据优势却收兵,又激了张桂芳一次,张桂芳必然按捺不住,想仗着武艺偷营。”
众将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人发出疑问:“当真….如此?”
姜子牙一副神神叨叨的模样,道:“打仗最基本的,便是行军,行军即是走路,最近的捷径通常是最坏的道路,然而大多数人还是会选择最轻松的路径,但实际上可没有那么简单。”
众人一阵愣神,这番话,确实很有道理。
“崇应鸾运粮便是如此,水路即是捷径,看似轻松省力能缩短路程,实际上危机重重,劫营亦是如此,看似获益颇多,实则不然,张桂芳并不知晓我等已经破解了他的妖术,以此为依仗贸然劫营,自以为进退自如,实际上无异于自投罗网啊!”
姜子牙解释一番后,众人恍然大悟。
是啊,关键就在于张桂芳压根不知道他们已经研究出了对抗呼名落马之术的办法,将心比心,如果在这个前提下,除非被绑起来了,不然他们同样也会选择劫营。
毕竟怎么看收益都大于付出,至于牺牲的些许士卒….这重要吗?
众人不由得更加高看了姜子牙几分,姜子牙则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不过是略施小计罢了,昆仑山上数十载,虽是仙道难成,但这份对人心、人性的把握,简直是降维打击。
是夜,姜子牙在营帐内扎草人以迷惑,周营诸将亲率兵马,埋伏在营帐外,只等张桂芳一来,便一拥而上。
凡尘归 公子陌九
任他张桂芳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在情急之中喊完几十、几百员猛将的姓名。
一夜过去,无事发生。
第二夜,第三夜….
依旧无事发生。